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万古神帝

第2897章 镇压神灵

万古神帝 飞天鱼 6090 2020-09-15 21:31

  伽临南伤得很重,半个身体都变成了血红色,怒气冲天,吼声道:“若非白日在空间神阵中吃了大亏,伤势未愈,岂会栽在你们手中?焱神,助本座一臂之力,夺回战剑。”

  血屠连忙将至尊圣器战剑,收入进死亡神尊赐予的葫芦中,冷哼一声:“这是不服啊!来,单挑。”

  说话间,血屠唤出自己的神座星球。

  神座星球呈血红色,直径十万里,悬浮在古鸦神境世界的上空,爆发出来的威势极其浑厚。

  别的神灵,凝聚的神座星球动辄几颗,甚至十几颗,二十几颗。每一颗的大小,都可与恒星相比,直径超过百万里。

  血屠的神座星球只有一颗,而且大小还不如别的神灵神座星球的千分之一。

  可是,就是这样一颗神座星球,却带给伽临南巨大压力,抬头看去,宛若一座血红色的世界,要从上空压下来。

  须知,神座星球都是有天地规则、自身规则,与外界物质凝聚出来。

  血屠是在荒古废城中成神,那里的天地规则,几乎都是诸神陨落后留下的规则神纹。至于荒古废城中的物质,称为神之物质也不为过。

  血屠能够凝聚出一颗直径十万里的神座星球,已经是相当了不得。

  这颗神座星球的重量,比十几二十颗恒星加起来,还要沉重,完全不怕被打碎,可以当做战兵使用。

  伽临南心中愤恨,自己现在伤势比白天的时候更重,又失去了至尊圣器战剑,与血屠这个小辈单挑,已是没有绝对的取胜把握。

  万一输了,多丢人。

  血屠却是有恃无恐,背上九对血翼迎风大涨,战意沸腾,道:“来战啊!本皇虽然成神不过数十载,却也不怕你这种修炼了数万年的老辈神灵。今日,本皇就要踩着你伽临南的神躯,名震天下。”

  “找死。”

  伽临南背上,飞出一根根白羽。

  羽毛似神刃,速度快如光。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大屠神火!”

  血屠胸腹变成赤红色,像体内装有一轮太阳,嘴里吐出神火,化为一片灼热滚滚的火海,将飞来的白羽尽数烧成灰烬。

  伽临南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唰!”

  一道箭光拖着十多里长的尾巴,穿过白羽和火海,直向血屠的胸口飞去。

  “嘭!”

  一块门板大小的盾牌,挡在血屠身前,与三丈长的水晶神箭碰撞在一起。

  盾牌和血屠皆是倒滑出去数十里。

  盾牌被水晶神箭撞击得深深凹陷,上面“大屠战神皇”五个神文在高温中融化,已经快要看不清楚。

  血屠在炼制令牌的时候,就有将其当成盾牌的想法,一物两用。

  “幸好本皇早有准备,偷袭也没用。凯兰斐利,你还不现身?”

  血屠气势攀至巅峰,一双虎目,瞪向千里外的凯兰斐利,如一代战神般的霸气。

  伽临南与凯兰斐利皆是大惊失色,只感后生可畏。

  血屠年纪轻轻,实战经验已是如此可怕,居然可以轻松化解一位精灵族神灵的神箭偷袭。

  别说他们,在与焱神斗法的古鸦,也都大吃一惊,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却不知,血屠早就从张若尘那里得知凯兰斐利也在的消息,所以一直心有提防,这才挡住了偷袭。否则,他血屠此刻,肯定已经以被凯兰斐利一箭射爆。

  但,既然挡住了,就要表现出一切皆在自己掌控中的样子,才能震慑敌人。

  血屠眼神横视,吐气化龙,道:“两个蝼蚁而已,也敢在本皇面前张牙舞爪。一起上吧,本皇今日要脚踩光芒神殿,拳打精灵神殿。”

  反正张若尘都说了,他会暗中相助。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怕?

  伽临南和凯兰斐利是真的被激怒,实在是太狂了!

  一个成神数十年的新神,已经狂到这个地步?你以为你是六道轮回阎无神?

  “秩序之光。”

  伽临南身上散发出璀璨的光芒,驱散古鸦神境世界中的冰冷和黑暗,身周,凝聚出一柄又一柄光剑。

  密密麻麻,怕是得有数十万柄。

  “飞虹神箭!”

  凯兰斐利拉开水晶一般美丽的神弓,身后浮现出一圈七彩色虹光。体内的规则神纹,与天地间的神气,皆向弓弦上的一支七彩色神箭汇聚而去。

  “世间万般神通,本皇一颗星辰尽破之。”

  血屠长啸一声,操控悬在天空的神座星球,直向伽临南和凯兰斐利镇压下去。

  即便是古鸦,听到他刚才那句,都直摇头,觉得这个师弟太狂了!明明只是一个初期的中位神,却把他这个上位神的风头都尽数抢了过去。

  飞虹神箭以速度闻名天下,等你神座星球镇压下去的时候,早已被神箭洞穿身体。

  “也好,让你吃些苦头,本座再出手相救,如此你才会记住我这个师兄的恩情。”古鸦心中,如此想着。

  但……

  “轰隆!”

  血红色的星球碾压下去,将伽临南释放出来的数十万柄光剑,全部震碎。

  而凯兰斐利根本没有射出去。

  古鸦的神境世界,被血屠的神座星球砸得猛烈摇晃,群山倒塌,天空灰暗。这一击,差一点让古鸦受了内伤!

  神境世界受损,神灵也会受伤。

  伽临南和凯兰斐利被神座星球如此狠狠一击,根本没有逃掉,也不知还活着没有。

  被古鸦死死压制的焱神,惊得眼球都能凸出来,哪里猜到,血屠居然强到如此地步,只是一击,就将天堂界两位老牌中位神镇压。

  毕竟是在古鸦的神境世界中,古鸦感知到了微弱的力量波动,在血屠打出神座星球的时候,伽临南遭到了诅咒力量的攻击。

  至于凯兰斐利为何没能射出飞虹神箭,古鸦倒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附近必然有一位冥族的神灵出手相助。

  万里外的绿洲边缘。

  一棵圣树下。

  张若尘收起万咒天珠,道:“胜负已分,留下一个焱神,想要逃出古鸦的神境世界已是不可能的事。”

  焱神为了救伽临南,贸然进入古鸦的神境世界,也注定无法脱身逃走。

  “你刚才施展的是《云梦十三篇》上的手段吧?会不会被凯兰斐利识破,联想到你身上?”张若尘面露关心之色,问出一句。

  凯兰斐利没能射出飞虹神箭,自然是因为,被白卿儿使用了梦境手段干扰。

  白卿儿睫毛纤长,缓缓睁开双眸,道:“只是强行干扰了他的精神意志和意识思维,还没有入梦呢!”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雨辰神庙的危机,你打算怎么处理?”

  白卿儿沉吟了许久,再三犹豫,道:“告诉城主吧,让她处理。”

  “既然你那么不想见她,不如由我来处理?”张若尘道。

  白卿儿露出诧异之色,道:“你能镇压住那些神尸和地底的老尸鬼?”

  “凭借加强阵法,只能镇压一时。”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此事不好言明,你告知冥花坊主一声,让她明日过来一趟。”张若尘道。

  白卿儿以异样的眼神,看着张若尘。

  张若尘知晓她肯定是想到别处去了,连忙道:“我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需要她去做。她值得信任吗?”

  “别人都拜了你为师,你何必问我。”

  白卿儿带着龟王爷正欲离去,忽的想到了什么,回头问道:“天尊宝纱到底在不在你身上?”

  张若尘摇了摇头。

  “那你最好将它找到,别只想着对付商弘,我白卿儿依旧值得你花心思。玲珑大会你不来,我是真会嫁给别人。你可以选择不来!”

  声音动听悦耳。

  但美丽的身影,却已消失在夜幕中。

  “要不要这么直接,根本不给我第二个选择啊!”

  张若尘感叹一声,在男女方面,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咄咄逼人的。

  感情难道不应该是镜中花,水中月,山中雾,若有若无,朦朦胧胧,欲拒还迎?

  挑得这么明,还有什么意思?

  又不是钢枪对铁棒。

  但张若尘却也明白,与白卿儿这个石女谈感情,太为难她。无论是本源神殿中的情缘,还是玲珑大会的逼娶,不过都是恰逢其会。

  但,张若尘心中还是回想起,白卿儿抱起他苍老的身体,说出的那句“我送你落叶归根,葬你到昆仑”。

  一股暖流,在心中流过。

  张若尘的思绪,飘向弥山天尊湖,自言自语的道:“荒天啊,荒天,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