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万古神帝

第2832章 突如其来

万古神帝 飞天鱼 6611 2020-07-31 22:28

  池瑶眼神没有任何变化,道:“是池瑶,是她赠送给我。”

  “神剑,说送就送,池瑶有这么好心?怕是有阴谋吧!又或者,她是想要你帮她做什么事?”张若尘道。

  池瑶道:“池瑶女皇统领昆仑界数百年,对内,统一人族五域。对外,威震蛮荒和海域。其实,除了对你之外,她算得上一个光明磊落,有大气魄,大胸怀的女中豪杰,一世帝皇。应该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阴暗!”

  张若尘豁然停步,脸色冷肃。

  池瑶眼中,多出一根柔色和无奈,道:“我知道你对她有恨意,你们之间的仇恨,谁都无法化解。但你不得不承认,是池瑶结束了自中古以来,昆仑界战乱不断,各大势力割据的局面。在她的治理下,武道大兴,盛世昌明,天才辈出。”

  “她有大胸怀,能够容忍明堂、魔教、黑市。也有大气魄,攻伐墟界,以墟界为根基,建护界大阵。灭不死血族,清除地狱界在昆仑界的隐患……”

  “总之,你们二人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仇恨难解,注定只有一人可以活。要么你死,要么她死。”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不!其实我已经知道真相,当年的她,应该是身不由己,一切都是昆仑界那些苏醒者和大人物做出的安排。就连明帝和青帝,都只能听命行事,只有很小的选择余地,更何况只有十多岁的她?”

  “我相信,当年她在被安排的那一刻,在出手杀死我的时候,心中一定十分痛苦,不知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出手。”

  池瑶面无表情,可是,心中却很吃惊,张若尘是怎么知道了当年的事?

  这和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张若尘必须要恨她才行。

  否则,这么多年来的布置,岂不是都白费了?

  池瑶问道:“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明帝?还是池瑶自己?或者是纳兰丹青?”

  “你千万不要相信池瑶的话,更不要相信她身边的那些人。据我所知,池瑶幼年就很残忍,以杀人为乐,鼎煮宫女,手撕太监,性格残暴。十多岁杀你,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你想,当年为什么杀死你的是她?不是她身边的侍卫,也不是青帝。很明显,她只是单纯想要杀,喜欢杀,想杀你的想法说不一定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了!”

  “这和你先前说的池瑶好像是两个人?”张若尘质疑道。

  池瑶故作镇定点了点头,向前走着,想办法圆回来,道:“其实我的确不了解池瑶!你说,她会不会和姑射静一样,人格分裂?”

  张若尘实在是不明白池瑶意欲何为,于是,继续道:“你对池瑶小时候的了解,都是听别人讲的。我和她却是青梅竹马,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池瑶那时任性古怪,可是却又天真烂漫。虽是帝国公主,但却并不高傲放肆。虽然争强好胜,却并不欺压弱者。”

  “她最喜欢浪漫,热爱生命和自由。夜下灯火,水中游鱼,天外星空,无一不美,无一不是她追求的。”

  ……

  张若尘像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讲述自己少年时那个让他第一次心动的少女,一件又一件事,有学宫中的嬉闹,有练剑时的误伤,有第一次偷酒喝的辛辣,有第一次见面时的幼稚对话。

  少年时的感情,最真最纯。

  成年后的感情,多了太多别样的东西,或因美貌,或因感动,或因同情,或因利益,或因责任……早已不纯粹。

  谁还记得,自己最真的、最深的感情,到底给了谁?

  池瑶眼神迷离,道:“你居然都还记得?”

  “是啊,都还记得。”张若尘道。

  池瑶道:“可惜,池瑶多半早就已经忘记,你若不早些忘记她,将来必定还会吃大亏。”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处处说池瑶坏话?你不是一直都坚信,池瑶做的都是对的?”张若尘有些不悦。

  池瑶语气转冷,道:“我是我,你是你。我和池瑶无冤无仇,当然可以认可她的一些做为。但是你为什么执迷不悟?你和她仇深似海,再相逢,我希望你能像一个男人一样提起手中的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如果你连这点魄力都没有,将来如何超越不动明王大尊?”

  “须弥圣僧将这个时代交给了你,多少人为此付出了一切,是希望你能够在这个时代有所作为,能够达到大尊的层次,甚至超过大尊,让这个时代能够因你而改变,而不是困顿于儿女私情,陷于温香暖玉的享受。”

  “这些话,我早就不吐不快,像罗乷、阎折仙、白卿儿、纪梵心这些不人不鬼的妖女,都是你成长路上的羁绊。”

  “池瑶可斩,她们亦可斩。”

  “斩了之后,你才能专心武道,从而去思考宇宙现在的局势,和未来自己想要追求的道法信念。”

  “你真这么想的?”张若尘道。

  池瑶道:“当然!”

  ……

  小黑捋了捋长长的猫须,道:“好像吵了起来,莫非张若尘已经识破般若的真实身份?这该如何是好?”

  刚才张若尘和池瑶的对话,都是精神力传音,避免被姑射静听到。

  小黑听力强于寻常神灵,调动神气汇聚双耳,细细偷听。

  就在众人或是心事重重,或许分心他顾的时候,变故发生。

  “哗!”

  “哗!”

  两道明亮的光华,从旁边的神血河流中飞出,分别击中池瑶和阎无神。

  尽管池瑶和阎无神反应都迅速无比,依旧被击穿神躯,飞了出去,神血飞洒出来,染红大片地域。

  阎无神的神躯,是被至尊圣器“天极云霄刃”打穿,肋骨尽碎,胸腔满是鲜血。

  池瑶是被鹊神羽,击穿心脏。

  击穿的,不仅仅只是心脏,还有储存精神力的圣心。精神力念头外溢,飘散向天地间,一身精神力造诣,似乎是要毁于一旦。

  所谓圣心,位于心脏中。

  一旦精神力成神,圣心也被称为神心,是精神力修士最重要的地方,类似武道修士的气海。

  “哗啦!”

  隐藏在河中的诡四和天鹊神姬,以雷电般的速度飞起,收回天极云霄刃和鹊神羽。

  “十方惊魂阵!”

  诡四打出一卷阵图,将张若尘、小黑、姑射静、池瑶、阎无神全部都笼罩进去,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从图卷中飞出。

  他们的各个方位,出现死气盎然的阴云。

  有无形的慑魂力量,从阵图中传出,使得陷入阵中的五位神灵魂灵疼痛欲裂,如同要被撕碎。

  同时,又有上千根锁链垂落下来,向他们缠绕过去。

  很显然,诡四和天鹊神姬知晓正面对抗,不可能是阎无神等人的对手,所以才做出精密布置,先偷袭重创了最强的池瑶和阎无神,然后,以阵法镇压和禁锢。

  关键时刻,小黑倒也没有掉链子,立即取出冰魄寒珠,欲要衍化大千冰魄世界,对抗阵图。

  但,诡四何等人物,乃是上位神,明知它有冰魄寒珠,岂会给他催动的机会?

  “嘭!”

  诡四速度快若光影,刹那间出现到小黑身前,一掌按在它胸口,神力喷薄,小黑的身体离地飞了起来。

  小黑神焰涌出,背上双翼展开,化解了诡四的掌印神力。

  诡四眼中露出一道讶色,随即一笑,四臂齐挥,手影无数,与小黑一连对碰十数拳掌,终是将小黑身上的神火打得熄灭,身体飞了出去,被无数锁链缠住。

  而冰魄寒珠,则是落入到了诡四的手中。

  两人修为差距实在太大,是上位神和下位神的差距。

  另一头,姑射静与天鹊神姬的交手,也已经结束。

  有阵图惊慑神魂,又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姑射静哪里能是天鹊神姬这个老牌中位神的对手?

  整个交手的过程,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从诡四和天鹊神姬出手偷袭,到姑射静、小黑、池瑶、阎无神被阵图禁锢,也就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

  换做一位圣境修士在这里,根本不可能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反倒是张若尘,在诡四和天鹊神姬看来是最弱的一个,所以,没有遭到偷袭。

  张若尘眼神骤冷,道:“居然是你们。”

  “很意外?哈哈!冥殿和黑暗神殿都出动了大批神境强者,却是我们死神殿收获最后的胜利果实。”诡四一边操控阵图,手中把玩着一张神符。

  此符,是末法神王炼制,是神王符。

  但作用却不是防御,而是藏匿,掩盖修士身上的天机和气息。

  此前诡四没有使用这张神王符,是觉得以自己上位神的修为,可以凭实力碾压,不需要去偷袭几个新神。

  “他们都很强大,必然也有底牌手段,先杀了他们再说,免得发生变故。”

  天鹊神姬果断至极,再次打出鹊神羽。

  鹊神羽,是上古一位神尊留下的羽毛炼制而成,威力无穷,蕴含弑神的力量。

  “唰!”

  张若尘身形一闪,出现到阎无神身前,探手向前抓去,一把抓住了疾速飞来的鹊神羽。身上,本源光华大盛,鹊神羽上的劲气,从他脚底逸散出去,形成一圈神气波浪。

  即便是下位神,使用至尊圣器,想要挡住鹊神羽都不是易事。

  为何一个才精神力成神的小辈,却能徒手抓住?

  天鹊神姬脸色大变,意识到她和诡四可能失算了,张若尘似乎并非最弱者,反而,好像很强。

  诡四双眼一眯,瞳中寒光四射,念道:“本源使者!”

  “哗!”

  不远处,一柄神剑,从池瑶体内飞出,斩断缠在身上的锁链,和阵法铭纹的压制,落到了地上。

  她盘膝坐下,吸收散离出去的精神力,疗养圣心伤势。

  伤到的,是般若的圣心,不是池瑶的神心。

  在天鹊神姬偷袭的关键时刻,般若替池瑶挡住了这一击。

  “怎么她还有一柄神剑?”天鹊神姬诧异的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