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第683章 编造的谎言

  “那不是威胁,只是在讨论救治方法,我想采取冒险方式,一旦成功,你就能痊愈。但是他想要保守治疗,即便治好了你也会有后遗症。”

  “冒险方式,就是一命换一命吗?”

  钟天成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脸色都沉了下来。

  不过,他更多的是心虚,他不想让阿思知道这件事,不想让她后半生充满负罪感活着。

  一瞬间,他演技爆棚,用力搓了搓安书瑶的脑袋,笑道:“当然不是,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一命换一命的救人办法?他只是说话用词比较激烈,实际上只是一种冒险而已。”

  安书瑶半信半疑,“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话他说的无比心虚。

  好在演技在线,成功把安书瑶唬住了。

  也对,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一命换一命的医术,又不是电视剧。

  她松了口气,“这样最好,病我们可以慢慢治,但是若是你不在我身边,那我真的不如死了的好。”

  钟天成瞬间世界开花,笑的无比灿烂。“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啊,全世界我就只认识你一个人,我不能失去你。”

  “放心,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在。”

  他再次摸了摸她的脑袋,眼中满是宠爱。

  可想到她刚才本能的躲开自己,他的心还是针扎一样的疼。

  他没有冷萧然那么伟大,他是个极其自私的人。

  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哪怕死,但是,即便自己死了,他也不希望她和别人在一起。

  尤其那个男人,一直虎视眈眈缠着她。

  他们有那么多可以追溯的过去,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

  嫉妒,在钟天成的心里熊熊燃烧。

  他下定了以命救她的准备,像个天使。

  可这一刻,他却想像个魔鬼一样,做一些自私的举动,斩断她和迟严风之间所有的可能。

  他说:“阿思,我想抱着你一起睡,可以吗?”

  已经闭上眼准备休息的安书瑶浑身抖了一下,摇头拒绝,“天成哥,我知道,我们以前或许很亲密,我也承认,我心里真的很在意你,可是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一切在我这里都是空白的,重新和你在一起,我需要时间。”

  本以为他会生气,可没想到,钟天成却笑了,很满意的点头,“以后,哪怕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要这么拒绝对你表白的人。”

  安书瑶松了口气,“谁表达会直接上手啊,天成哥,你这个示范太失败了。”

  “所有靠近你的男人,不管他嘴巴上说的多天花乱坠,实际上都是搀你的身体罢了,这一点你要清楚的认知。”

  安书瑶笑道:“那你呢?你也是吗?”

  “我是,但我和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很认真的对待你,哪怕你要我的命,我也会给你。”

  他又提到了命。

  安书瑶脸上的笑意僵住,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如此热络的爱。

  因为她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换句话来说,她不觉得自己喜欢眼前的男人。

  可这段时间听着他和自己说的那些,他们缠绵悱恻的过去,那么浪漫,她又没办法接受此刻自己的心。

  这么好的男人,你怎么会忘了他?忘了你们之间的一切呢。

  她每天都在这样的纠结中度过。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钟天成笑道:“怎么,被吓到了吗?”

  安书瑶摇头,“没有,我知道有点遗憾,那么精彩的过去我都忘记了,总是不能回报给你同等的热情。”

  “你只要一直待在我身边,不要离开我,更不要喜欢上别人,就已经是对我的回报了。”

  她点头,“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你会。”

  “你对那个迟严风,充满了好奇,你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

  她有吗?

  安书瑶满脑袋问号,“我不是对他好奇,我只是好奇他会认识我,想通过他了解一点我的过去。”

  “你的过去我全部都知道,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就好了,我没有一丁点不愿意告诉你的意思,你为什么要去接近曾经伤害过你的人?”

  钟天成越说越激动,整个人阴森恐怖,愤怒道:“如果不是他,你又何至于躺在这里这么久始终在生死线徘徊!?”

  安书瑶听明白了,满脸不可置信,“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病和那个叫迟严风的人,有关系?”

  “不是有关系,是一切都因他而起。你根本就没有冰,你是中了一种叫VI的病毒,极其严重。这个病毒,是迟严风亲手为你注射的!”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他爱你,爱而不得,为了把你囚禁在身边,所以给你注射了这种病毒。你之所以会忘记一切,就是因为长期服用抑制病毒的药物,对脑神经产生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力气才把你救出来?”

  他说的情真意切,编造了一个迟严风为反面大Bossde的故事强行输入给安书瑶。

  故事完成度很高,连他自己都相信了。

  而安书瑶,更是听的瞠目结舌。

  怎么看,她都觉得那天见到的迟严风不像是那种为爱能做到如此变态的人。

  如果他真的这么恶毒,那么当天在家楼下遇到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还和自己谈笑风生。

  她踢了他一脚,他也没有追究。

  可若钟天成说的不是真的,自己的身体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钟天成又为什么会那么害怕遇到迟严风。

  怕到连夜带着她逃走,却又不敢按照真的路线离开,转回锦绣市躲在这郊区医院里。

  所有的医疗团队都是他自备的。

  包括一些大型医学仪器,都是他从别的国家空运过来的。

  为了躲迟严风,他真的拼了。

  钟天成继续道:“我告诉你这些,只是因为不想让你再次落入迟严风的陷阱。即便你不能再接受我,我也不想让你再被陌生人伤害。”

  他拿出手机递给安书瑶,手机里显示的是一张照片,一张迟严风带着这里助理一直守在锦绣小区楼下的照片。

  还有周围埋藏的所有暗桩,全部都是迟严风的人,用来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安书瑶满脸不可置信。

  钟天成继续道:“我们藏的很深,目前他并没有找到,所以他亲自在小区楼下守株待兔。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那么卑劣的人,在你失忆被我好不容易救出来后,他居然换了一种战术和面孔重新接近你。更重要的是,你居然相信他。”

  “我没有!”安书瑶第一时间否认,她真的没有。

  拉起钟天成的手,她紧握着,无奈的说:“我真的只是因为他知道我的名字,和过去的我很熟的样子,所以我才愿意理他的。但是在你告诉我不要接近他的时候,我已经明确和他划清界限了,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因为我怀疑你,我只是害怕,怕你再次被他骗走,被他伤害。到时候……我怕我已经没有能力去救你了。”

  “不会的,我不会的。”

  安书瑶扑进他怀中,紧紧抱住他,“对不起天成哥,之前是我太不懂事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不会再任性试图通过别人去寻找过去。”

  “好。”

  看到她相信,并且很有悔意,钟天成松了口气,紧紧抱住她。

  他深爱的女人,他绝不允许别人靠近,只是靠近都不可以。

  既然迟严风先失信于他出现在安书瑶面前,那么就不能怪他防范于未然。

  除了最危险的迟严风,他想,别人,书瑶也不会接受了。

  想到自己完美的故事,想到她终于不再抗拒自己,钟天成身心舒畅。

  平静的过了这么一天。

  短短一周内,安书瑶进行了两次手术,就连阿伦都被他从凉国请了过来。

  可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

  半夜十一点半,安书瑶再次病危,被紧急推入手术室。

  这次抢救,长达三个小时,可安书瑶再也没有清醒过来。

  灯光微弱的手术室门口,被死亡的气息笼罩着。

  阿伦和钟天成对面而立,俩人一人身着白大褂,一人一身黑衣,形成鲜明的对比。

  阿伦很抱歉的说:“对不起小天,我想阿思已经走到最后了,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折腾下去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白天还好好的,我们还说了很多话!她的精神那么好!”

  “你可以理解为回光返照,真的不行了。”

  “我不信!”

  钟天成疯狂咆哮,像一头地狱爬出来的雄狮,浑身都是攻击性。

  阿伦知道他很痛苦,可阎王面前,谁又能有办法呢。“我没有骗你的必要,真的尽力了。”

  “你撒谎!你没有尽力,换心手术还没有做!所有的检查我都已经做好了,我和她完全吻合,你马上准备换心手术!”

  他说的额头青筋暴起,眼睛瞪的很大,再不手术,他要疯了。

  阿伦毫不留情的说:“我不会给你做这种手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数,这就是阿思的定数!”

  生命关键时刻,这是安书瑶最后的机会,他不是没有办法去找别的一流外科大夫,只是阿伦做过换心手术,他有经验,有把握,钟天成只相信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