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总裁豪门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第671章 但愿如此

  “那就快刀斩乱麻,早点结束这场错误。当然,作为女人,我还是奉劝你三思,花姐对你那么好,你应该收心好好和她生活的,你和安小姐已经不可能了啊。除非你愿意一辈子打光棍,否则找谁,都不会比花姐更好。”

  “我愿意守护书瑶一辈子,我也早就有这样的打算,所以只要对方不需要付出我感情,我根本无所谓娶谁,我没有办法接受别的女人。”

  云歌心里惊叹,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痴情的男人。

  她突然有点羡慕,有点想要认识一下,那个叫安书瑶的女孩子,究竟有什么魔力,能够让迟先生和冷萧然这两个如此优秀的人,如此死心塌地的保护她,爱护着她。

  “既然如此,那恐怕只剩下离婚这一条路可走了,唉,希望花姐能早点走出来吧。”

  “她会走出来的,她是个女超人。”

  “但愿如此。”

  对此,云歌并不敢苟同。

  一个在爱情里如此卑微的女人,她真的不敢想象,一旦失去这段感情,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但愿冷萧然能处理好吧。

  另一边,锦绣小区。

  迟严风醒来后就一直坐在车里揉额头,阿玄在他旁边碎碎念念,提醒他以后不能再这样了,提醒他不要一个人喝醉,提醒他不要再靠近钟天成和夫人。

  说着说着,终于把沉默的人说烦了,凌利的视线猛地扫过来。

  阿玄秒懂,立刻做了个封嘴的姿势,“OK,该说的我都说了,我闭嘴。”

  迟严风无奈叹息,揉着太阳穴道:“冷萧然人呢?怎么到现在都没动静,被云歌卖了吗?”

  阿玄咯咯直笑:“云歌小姐才不会对他感兴趣呢,我想应该也是喝醉了,在酒吧休息吧。”

  “打个电话去问问。”

  “好。”

  阿玄一边拨电话一边说:“老板,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咱们答应了钟天成给他空间和夫人单独相处,我们一再的逼近他们,万一激怒他不治夫人怎么办?”

  说起这个,迟严风就各种叹息,无奈道:“再看书瑶最后一眼,只要她没事,我就不会再过来了。”

  “好,就最后一眼。”

  阿玄苦口婆心的说,尽管他也不忍心,可是没办法,夫人的安全更重要。

  作为当事人,老板是没有办法冷静,也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冷静,但是身为老板的助理,他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冷静。

  劝住了老板,他还要联系冷萧然这个不省心的,电话还在连接中,手中的另外一部,也就是迟严风的手机,一条一条跳出来十几条未接电话的短信通知。

  这个地方隶属于两个城市的交接处,信号不太好,看到短信阿玄才后知后觉冷萧然早就联系过他们了。

  他挂了电话又打了一个过去,依旧没人接。

  迟严风说:“打不通就算了,他那么大个人也不会丢。”

  “我是怕他给云歌小姐添麻烦,最后还是要算上您的头上去还云歌小姐的人情。”

  “已经欠了

  ,不差这一次。”

  阿玄:“……”

  场面一度很尴尬。

  这时候,阿玄的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内容是:老大,出事了……昨晚我们一个不留神,钟天成好像带着夫人跑了……

  隔着屏幕,阿玄都能感受到手机对面的人想死的心,但此刻更想死的人是他。

  驾驶位上,看到短信内容直接蹦起来,脑袋直接撞在了车的天花板上,撞的眼冒金星。

  迟严风惊讶的目光直视他,“干什么?一大清早的这么兴奋。”

  阿玄哭咧咧的说,“老板,出事了,我们的人来消息说,夫人昨晚可能跑了……”

  “什么!?”迟严风脸上的笑意一瞬间消失殆尽,一把揪住阿玄的衣领子。“你再说一次。”

  “夫人,被钟天成带走,”

  阿玄话还没说完,车门已经打开,迟严风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

  阿玄被吓一跳,赶紧从另外一边下车跟了下去。

  迟严风飞奔来到钟天成和安书瑶所在的楼层,疯狂敲门,心跳极具加速。

  意料之中,并没有人理会。

  他不死心,继续加重力气敲,眉眼之间一股浓烈的委屈涌了上来,眸色猩红,看着让人心疼。

  阿玄站在不远处看着老板的样子,心都要跟着碎了。

  他立刻拨通了那个发来短信者的电话,冷声道:“马上给我去监控室,确认夫人和钟天成离开的路线,不把人找回来,我就把你们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对面差点被吓哭了,颤颤巍巍的说:“老大,我们已经去过监控室了,也确认了追查范围,你和老板给我们一次机会,不出一天,我们一定会把钟天成和夫人追回来的!”

  “好,我就给你们一天时间。”

  挂了电话,阿玄可算是松了口气,他培养的人他了解,既然他们敢这么笃定,那就表示他们一定可以做到。

  他刚要转身去看看老板那边怎么样,就看到迟严风已经走到了他面前,脸色惨白,眸色猩红,看上去十分让人心疼。

  他急忙解释道:“老板,您别生气,我们的人已经锁定了夫人的逃跑方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把她带回来的。”

  “算了。”迟严风一反常态,心如死灰的说:“我不是没有追过他,他决心逃跑,即便是她一个人行动我亲自出马带着你和顾卓都抓不到,更何况她现在身边还有一个钟天成。”

  “可是,”

  “没有可是,她已经把我忘了,追回来也没有用,我救不了她,能救她的人只有钟天成。”

  阿玄急道:“可是老板,我们总要掌握夫人的动向,不然就这么让钟天成带走夫人,您怎么能放心的下?”

  “我已经把人交出去了,还谈什么不放心。就这样吧……”

  阿玄无法确定迟严风此刻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些话的。

  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心如死灰。

  看着迟严风缓慢离去的脚步,他僵在原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人到底是追还是不追。

  还没等纠结出个所以然,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就看到刚到电梯门口的迟严风轰然倒塌。

  “老板!”

  阿玄吓的窜天猴一样窜了过去。

  另一边。

  冷萧然和云歌分开后,拨通了花姐的电话。

  电话拒绝了,直接给他发了一个酒店地址,正在开车的冷萧然无奈叹息,调转方向爬开往花姐所在的酒店。

  很快,敲响了酒店的房门。

  门铃刚响一声,房间的门就被打开,紧接着,花姐转身走向客厅的身影进入冷萧然的视线。

  那冷漠的背影,把冷萧然来的路上准备的种种道歉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他虽然话说的清楚明白,看上去潇洒脱俗的样子,可实际上,心里总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提醒着自己,这个婚,不能离。

  不管他怎么排斥,闫玲花在他心里的位置终究不是普通朋友,这一点毋庸置疑。

  至于花姐究竟算什么,冷萧然从来没有深入的想过这个问题,他也不想想。

  送走云歌来的路上,他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再见到花姐后,好好挽回一下婚姻。

  可是这刚见面,还没等开口,就被她一脸冷漠被怼了个措手不及。

  好吧,是他活该,就昨晚自己那个态度,花姐此刻的样子已经很宽容了。

  叹了口气,他跟着走进来,并且带上了房间门。

  客厅里。

  花姐坐到了沙发的一侧,冷萧然坐到她对面,拳心掩着嘴唇,咳了掩饰尴尬。

  “花姐。”

  “我昨晚喝多了,今早看到你脑袋也是不清醒的状态,你,”

  他企图为自己昨晚和今早做过的事情开脱,可是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花姐突然甩出来的文件被打断了。

  话说到一半停住,他的视线也被文件吸引。

  花姐说:“我不知道昨晚你是真的醉了还是装的醉了,但我知道,你说出的那些话都是心里话,我虽然当时没有办法接受,但仔细想想,你说的有道理。”

  “我们之间互相牵绊这么久,我努力过,争取过,是该画上了一个句号了。”

  “什么句号,我今早和昨晚都是脑子进水了,你别当真啊。我现在赶过来就是为了给你道歉的。”

  “不需要了。”花姐敲了敲桌面上的文件,把钢笔拧开,笔尖对着她自己放在了文件上,“你看看有什么异议,如果没有,就签了吧。”

  冷萧然顺手翻开了文件,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文件上。

  他脸上的笑意也瞬间僵住了。

  “花姐,我知道你并非真心想离开我,你这又是何必呢?我知道的行为伤害到你了,你让我怎么弥补都可以,但是别离婚,行吗?”

  花姐坚定的摇头,“我确实不想离开你,我也承认,你现在的道歉和祈求,让我很心动。可是萧然,和你假结婚只是权宜之计,所谓的一直陪你守护安书瑶也只是我为了讨好你说的,我最终的目的,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不离婚,你能做到全心全意做我的丈夫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