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进化之超越星辰

01473 最后的化身(玖)

进化之超越星辰 曲奇小米 9090 2020-07-30 06:34

  “真不打算当主角?”纳兰图若都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了。

  老烟斗哭笑不得的看着纳兰图若道:“我说神仙姐姐,您怎么跟哄小孩似的?我都快七十岁的人了,您能成熟点不?”

  纳兰图若一撇嘴:“七十岁在我眼里连颗受精卵都算不上,你跟我这装啥呢?”

  老烟斗瞬间汗颜,心里嘀咕:‘得,也是,您老人家多厉害了!都与日月同辉,与太阳系融合了!和您比老,自愧不如呀。’

  纳兰图若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就是无事不知无事不晓的坏处了。

  明明老烟斗是在心里吐槽的,可纳兰图若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不过她是不会再和老烟斗计较了。

  现在祭祀已经在纳兰图若的帮助下完成了,故事也说的七七八八,可老烟斗这个扶不起的阿斗,仍是固执的选择了“乐不思蜀”。这让纳兰图若就有点接受不了了?

  不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普通日子吗?怎么就能让一个人连和神扯上交情这种殊荣都变得如此不齿了?

  可纳兰图若哪里知道。

  她虽然是无事不知无事不晓,却终归还未能完全的看破人心。

  老烟斗在心里小声的嘀咕她听得见,可他脑子里的权衡纳兰图若却什么也不知道。

  试问如果有机会,谁不想成为主角呢?

  老烟斗当然也有过这种想法。

  若不然,他当年不回去参军,更不会去主动申请加入太阳系统一战争先锋军的行列。作为一名破击舰的二等勤务兵,老烟斗的风险系数虽然比那些驰骋沙场的陆战星际兵小多了,可破击舰在星域作战中确实实打实的炮灰。

  突破敌人的封锁线要破击舰勇往直前!集中火力进攻敌人旗舰需要破击舰不顾生死!哪怕是击穿敌人的阻逸力场为己方星舰争取脱离战场的机会这种最容易遭敌人集火攻击的活也是破击舰在做。

  因此很多人都把破击舰当做星际战争中的消耗品看待,破击舰也就有了“太空乱葬岗”的绰号。当然,在破击舰上当兵还是有些好处的,起码晋升机会更多。只是当老烟斗成为“阿巴阿巴”号上的一名勤务兵后,他才发现,在这里坚守的士兵都是一群对共和国绝对忠诚的勇士!他们是兄弟!是一体同心的!

  所以老烟斗进来之后即使有很多次机会可以离开破击舰去远征级战舰服役,他最终还是选择留下,并且还曾梦想着自己或许有一天也可以成为一艘星际破击舰的舰长,这样他就可以一边喝着烈酒一边和一群同样喝高的了小伙子们大笑着向着敌人发起死亡冲锋了!

  那感觉,即使到了今天想起来都会让老烟斗激动非常。

  但可惜的是,一直到太阳系统一战争结束,老烟斗也没能从一个二等兵的身份实现突破,更别提成为一名光荣的舰长了。而且成熟之后的老烟斗逐渐的认识到,成为舰长需要的不仅是勇气和阅历,还需要你能够准确的把握星际战争中的每一个足以威胁到你方胜败走向的变量,那需要至高天智库改造过的全心全意服从于最高指挥官的大脑,需要一个冷静的灵魂,一颗勇敢,并且忠诚且悍不畏死的心脏,还有就是要和自己所指挥的星舰融为一体,真正做到舰在人在,舰亡人亡!

  尤其是最后一项认识,是老烟斗在太阳系统一战争的最后一役结束后,当他终于能坦然的走下自己服役了十年的破击舰和战友们一起去找漂亮姑娘们开心的时候,他却发现舰长一个人默默的留在了星舰上,他甚至都没有走出过指挥室,只是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守着他的战舰。

  那一刻,老烟斗才知道,要想成为一名舰长,成为别人眼中的主角,你就要付出比寻常人几倍乃至几十倍的代价!这种代价不仅仅是需要你去努力和拼搏的!更需要一种无所畏惧的忠诚!忠诚于共和国!忠诚于自己!

  不知不觉道出心声的老烟斗坐在大殿外的台阶上徐徐道出人生感悟的最后心得,他望着大殿外的光辉灿烂道:“仗打完了,有人等来的和平,可有人却永远的被留在了战场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总之,我虽然回到了地球,却还是忍不住想凑凑热闹,哪怕要做的事很危险……而且我也习惯了在太空里飘着,这一点我老婆怕是永远也体会不到了。”

  悄悄用了些小手段让老烟斗说出心里话的纳兰图若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她原以为纳兰图若的内心肯定藏着一些阴暗的东西,或许只要她能够将其挖掘出来,这样老烟斗或许就会同意她的想法,成为经由她一手打造的主角了。

  可他没有。

  他虽然是个当了几十年兵也没啥成就的老兵油子,可他光明磊落,甚至都没有干过任何下三滥的破事。

  当年那艘在第二舰队服役的“阿巴阿巴”号眼看着就要与敌人玉石俱焚的时候,老烟斗有机会逃走,却选择和舰长同在。

  他的举动直接带动了全舰上下九十七人放弃了逃生。

  在舰长重复着“我舰引擎已被摧毁!已无法返航!重复!我舰引擎已被摧毁!已无法返航!现奉命继续冲击敌阵阻逸力场!重复!现奉命继续冲击敌阵阻逸力场!共和国万岁!太阳系统一万岁!!!”

  起初只是舰长在重复!在呐喊!

  随后是全舰士兵齐声呐喊!每个人眼中都看到了那道即将将他们拆解为原子的光!

  最终,“阿巴阿巴”号的无畏冲锋没能迎来“光荣”!

  可这次战斗结束后,所有人都受到了最高军委的嘉奖,甚至最高领袖还亲自为“阿巴阿巴”号的舰长颁发了一枚象征着“最高荣誉”亚星英杰勋章!

  老烟斗也有一枚奖章,但不是英杰勋章。可他依然带在身上。

  现在他拿在手上向纳兰图若吹牛道:“你都不知道当时情况有多危及!所有奉命冲击阻逸力场的破击舰都被摧毁了!就剩咱们这艘了,如果咱们也失败了,那主力舰队肯定要被敌人包圆了!好在咱运气不差,活了大半辈子也就那天最像个男人!嘿嘿!不过后来想想自己可能是喝高了,不然哪敢啊。”

  不知不觉已经听得入迷的纳兰图若却摇头道:“不,你没喝多,你那天甚至都没喝酒。”

  老烟斗一愣:“是吗?”

  纳兰图若肯定的点点头:“我刚刚确认过了,你确实那天没喝酒,你真的很勇敢。”

  老烟斗被夸了之后却挠挠头尴尬一笑:“哦……可能是我记错了,我都忘了你啥都知道了……居然还和你说这么多。”

  纳兰图若却微微摇头笑道:“没事的,其实我向来对战争没什么兴趣,尤其是你们人类的战争,总是打来打去打个不停,所以我通常都会在战争开始时选择去睡觉,但经常是睡醒了,你们居然还在打……你们怎么那么执着啊?不嫌累吗?”

  老烟斗听到这话不禁苦笑:“也许不是同一场战争呢。”

  纳兰图若微微一怔,眨眨眼后道:“哦对!有可能!”

  老烟斗看着纳兰图若,心里感觉怪怪的,要说这人不是什么活了几亿年甚至更久的密宗宗主吧,她又确实什么都知道。

  可她有时候给老烟斗的感觉又十分像个孩子,或者少女……总之她没有老烟斗认为那种高深莫测,或者对很多秘密都讳莫如深,懒得与人交流。

  她太普通了,普通到极为不寻常的地步。

  纳兰图若回过神时发现老烟斗怔怔的看着自己,没由来的脸色一红道:“喂,干嘛色眯眯的看着我呀,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已经有老婆孩子啦?大叔?!”

  被叫大叔的老烟斗猛地回过神,也不生气,哈哈一笑道:“我就是出了神,哪里就色眯眯的了。”

  纳兰图若翻了个白眼:“你可拉倒吧,你那还不叫色眯眯的盯着人家啊?那俩眼珠子都恨不得抠出来贴人脸上了!”

  冷不丁蹦出一句让老烟斗感到亲切无比的家乡话的纳兰图若着实逗乐了老烟斗,他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就好像几十年的顽疾一下子痊愈了似的。笑了好一会后,老烟斗收起那枚奖章道:“不知不觉跟你这浪费了好长时间了,我估计外头都快急疯了!我还是赶紧回去吧!”

  纳兰图若微微一愣,本想告诉老烟斗这里的时间相对于外界是停止的,但她又悄悄的咽了回去。

  “嗯,那你自己多小心啊大叔,我看你不是福薄的人,只要自己不作死,活到一百多岁是没问题的。”纳兰图若说完还老气横秋的拍了拍老烟斗的肩膀,大有一种老年人在劝诫年轻人的架势。

  老烟斗无语了:“感情好您老人家还会算命打卦啊?”

  纳兰图若闻言娇笑连连:“开玩笑的啦,你别当真,哎对了,最后再问你一次……”

  “不当!谢谢!”老烟斗没等纳兰图若说完就严词拒绝了。

  纳兰图若一愣,皱眉气呼呼的说道:“喂,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就直接拒绝我?”

  老烟斗斜了她一眼后岔开话题道:“能不能拜托您送我回去啊,我不知道怎么走哎。”

  纳兰图若见他有意回避,也就不再说起这些事,她心底暗笑道:‘大叔啊大叔,咱们以后还是有很多机会再相见的,到时候走着瞧!’

  “真要走啦?”

  “昂,不然咋的,你留我搁你家吃饭呢?”

  “嗯呢,我准备好了煎饼大葱,还有猪肉炖粉条/子,你跟着喝两口呗?”纳兰图若说完还真就一挥手弄出个热炕热菜来。

  老烟斗看到这一幕是一脸的黑线,他急忙抬手道:“哎哎哎哎哎!暂停暂停!这是科幻!能不能别整的跟乡村爱情似的!”

  纳兰图若“哦”了一声,随手又把那些东西弄没了。

  这一下一下的,跟变魔术似的,弄得老烟斗一愣一愣的,他现在真有点怀疑自己可能一直在做梦。

  纳兰图若这时又说道:“放心吧大叔,不是梦哦!”

  老烟斗眨眨眼,看着纳兰图若道:“真的吗?”

  可对面的女人却皱眉道:“什么真的吗?”

  老烟斗一愣,再仔细看时,面前站着的哪还有什么纳兰图若和金色宫殿,分明是一颗苍白的古树和那太极城的大小姐阿笠。

  老烟斗挠挠头,就像是晕车了一样难受了一会后道:“没什么……那个……我搞定了,咱们可以走了吗?”

  阿笠却皱眉道:“搞定了?你什么时候搞定的?不才刚说完话吗?”

  老烟斗又是一愣,刚说完话?

  低头再一看自己怀里哪还有坛子,他这时才猛然记起纳兰图若之前那怪异的表情。

  原来时间可以这么摆弄的吗?

  老雇佣兵似乎看出了端倪,他走过来道:“看样子是搞定了。”

  阿笠这时也才注意到几秒前还在老烟斗怀里抱着的坛子现在已经不见了。

  心下古怪的阿笠没有多说什么,她点头道:“那行,咱们回去吧,记住,谁都不许乱动!否则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如黄粱一梦般的经历还在眼前,老烟斗望着那颗苍白古树久久不语。

  直到老雇佣兵催促了一声,老烟斗这才和阿笠他们两人背靠着背缓缓向出口移动。

  回到地面,老烟斗就发现空气中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芬芳,原本空荡荡的寂寥大地已经被绿草覆盖,那天空中原本被浓烟笼罩的奇异雕像也被绿色覆盖,遍地的花草,绚烂的春光,若不是看到阿雅他们这些人,老烟斗真以为自己回到了地球呢。

  看到绮丽景象的阿笠这才放下心来,她看向老烟斗的眼神也友善了许多。

  不过老烟斗可不会真以为这帮子太极城的家伙会因为这种事就真的成了他朋友,他被当成工具人去完成了祭祀,机缘巧合才遇到了纳兰图若,还经历了一番奇幻之旅。

  可如果那大殿前落下的不是女神龙,而是一个恶魔,那他岂不是死亡葬身之地了?

  想想就觉得很生气的老烟斗只是微微向阿笠点了点头,然后就提议道:“既然祭祀已经完成,我们就趁早回去吧!别又遇到了那种怪物!”

  阿雅点点头:“嗯,我们也休整的差不多了,就辛苦你们三位,等回到太极城,我一定给你们安排好。”

  阿笠和老雇佣兵自然不会和阿雅客气,但老烟斗却不合时宜的说了句:“阿雅小姐就不想在回太极城之前和我聊聊你们太极城这些年都在捣鼓些什么吗?”

  阿笠等人闻言立马变了脸色,只有项南见气氛不对立马上前打圆场道:“哎,老哥,这些事我可以路上和你聊几句,你就不要为难二小姐了。”

  老烟斗也是临时起意,想试探一下这帮太极城的家伙,可项南这一插歌打诨,老烟斗反倒是有些好奇了。

  “哦?我只是随便问问,难道这里有还真有文章?”

  项南冷汗都下来了,可看到老烟斗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他连连使了几个眼色,那意思你就别问了!

  可这时二小姐开口了。

  “可以,如果大叔您想知道内情,作为回报,我可以告诉您一些,不过就不知道您敢不敢听了。”二小姐阿雅也是神态自若。

  在阿笠看向她时,她依旧神色坦然。

  老烟斗看了眼天色后笑道:“这有什么敢不敢的,这样吧,咱们边走边说,别耽搁了。”

  说完就当先一个向前走去,把后背全留给了太极城这群人。

  当时阿笠就拔出了武器,可阿雅看到了后立马就给压了下去,并冲她摇了摇头。

  一群太极城守卫见状后也都放下了武器。

  项南这才稍稍宽心,不过他有点惊讶,这么隐秘的事情,二小姐当真要说给一个外人听?

  队伍出发,阿雅追上了老烟斗道:“大叔您应该不是为最高监察委做事的吧?”

  老烟斗从怀里拿出烟斗和烟叶,他一边把烟叶塞进烟斗,一边笑着道:“二小姐果然聪明的很呐,这都看得出来?”

  阿雅答非所问的继续道:“其实就算大叔你是最高监察委的人,有关这些年太极城私底下在做的是说给你听也没什么,不过还是刚才的意思,大叔你真的敢听吗?”

  老烟斗第二次听到“敢”这个字的时候,神色一动,他咬住烟斗,刚要拿出火柴点上,阿雅就细心的先给他点上了。

  说了声“谢谢。”

  老烟斗深吸一口后杂么一下滋味道:“难不成太极城一直在替军方做事?”

  没想到这一次轮到二小姐对老烟斗刮目相看了,她闻言一震,随后笑道:“大叔也不笨嘛。”

  “你这丫头,我看你挺懂规矩的,怎么有时候说话也这么不着调呢?”

  阿雅笑了笑,她确实大多数时候给人的感觉是既懂事又文静,可今天她却一改常态,变得活泼了许多。

  这一点不仅老烟斗觉得有些奇怪,就连熟悉她的阿笠等人也觉得有些不正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