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就是超级警察

正文卷 948、真相只有一个

我就是超级警察 李氏唐朝 10337 2020-09-10 14:19

  大厅内的LED拼接屏幕上,此刻成为众人最后的希望。

  顾晨手持激光笔,不断将绿色激光投射在屏幕中。

  而每一个被激光照射的顾客,都可以在确定面部特征的情况下,走出隔离区,离开酒吧。

  眼看舞台上离开的人群越来越多,不少没有出现在屏幕中的顾客,此刻也开始焦急起来。

  不得不说,顾晨利用简单的排除法,的确可以筛选出大多数无关人员进行离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舞台上只剩下三十多号人。

  这些人都是在特定时间内,没有出现在屏幕中,因此都被警方扣下。

  一名胖男子顿时嚷嚷道:“我就是去走廊抽了根烟,哪也没去。”

  “谁能证明?”顾晨问。

  胖男子顿时语塞,却是一脸无辜道:“我……我没办法证明,但我肯定不是凶手。”

  “是不是凶手不是你说了算,凶手也不会说自己是凶手。”卢薇薇走上前,也是劝说男子回到舞台。

  又一名女子哭戚戚:“警察同志,我真的不是凶手,当时我就在角落里,只是没有出现在镜头。”

  “角落?你说的是哪个角落?”王警官也是左右看看,现在这些人为了能回家,张口就是各种理由。

  女子指了指大厅边角一处极为黑暗的地方。

  王警官伸长脖子,然后走过去确认,随后回头笑道:“这地方能站人?”

  的确,正经人蹦迪谁会待在这?

  一个昏暗的角落,狭窄,拥挤。

  女子有些尴尬,指了指身边的男子:“我……我当时跟他在一起,他可以证明。”

  顾晨瞥向男子,问道:“你说,什么情况?”

  “就……就亲亲抱抱什么的,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干那事吧?”

  一名锡纸烫男子,挠着脑袋有些害羞。

  顾晨问女子:“他是你男朋友?”

  女子先是摇头,可很快又点头。

  “那他叫什么名字?”顾晨又问。

  女子顿时傻眼了,眉宇之间顿时皱出一个深深的“川”字。

  “不知道?”顾晨皱眉,表示怀疑。

  “他……他叫那个啥?对了,你叫啥来着?”女子回答不出,直接问那名锡纸烫男子。

  “得得得。”王警官赶紧打断,也是走到女子面前道:“你连那人叫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两个就在这角落亲亲抱抱举高高?”

  女子有些羞愧,却是一脸不在乎道:“大叔,都什么年代了,这年头在酒吧看对眼,就可以是男朋友啊,只是我忘记问他叫什么来着。”

  王警官有些无语,看着面前这名年纪不大的小女生,有些无奈:“那对不起,特定时间没有待在监控区,你们两个必须接受调查。”

  “不会吧,你看我们才多大?拿来的枪啊,有枪也不会用啊。”女子顿时有些急了,开始吵吵嚷嚷。

  其他一些扣在舞台上的男男女女,顿时也都有些急躁。

  看着不少人已经陆续离开,大家心里更是七上八下。

  警方这么一排查,等于将凶手范围缩小到三十多人。

  此时此刻,在酒吧内搜查武器的警员也陆续回到大厅集合,每支小队都是摇头叹息,并没有任何发现。

  这样一来,台上三十多人的嫌疑似乎更加明朗。

  赵国志走到顾晨身边,也是有些头疼道:“这凶手太狡猾了,不管我们怎么搜查,都不见那武器的踪迹。”

  “赵局你看过尸体吗?”顾晨扭头问他。

  赵国志点点头:“刚刚看过,头部中弹,这是可以确定的,但是弹壳也没找到。”

  “虽然说弹壳可以轻松处理,但是枪械武器很难藏匿。”

  “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我们触动这么多警力,竟然还找不到一把手枪。”

  说道这,赵国志双手叉腰,也是摆出一副对三十多人一查到底的姿态。

  他走到舞台前,对着三十多人警告道:“我不管你们谁和死者有仇,在这里公然行凶,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

  指着舞台正前方,赵国志又道:“现在出来自首,我或许还能给你赎罪的机会,如果你还想继续装模作样,对不起,到时候查出是你,别怪我不客气。”

  “局长,我们真是冤枉的。”维修工也是一脸憋屈,叫苦连连道:“进酒吧之前,我就是来这搞维修的,谁知会遇到这种事情,我就是个打工的。”

  他看了眼汪海峰,赶紧拉着他道:“汪哥,你倒是替我说句话啊,不是你让我来维修线路的吗?你得给我作证啊。”

  “行了行了。”汪海峰也是头大,扶额表示不愿掺和。

  但维修工不依不饶,依旧让他替自己说上几句。

  “汪哥,你说这话就不够意思的,我记得刚才警察同志给出了死者进入酒吧的时间,我倒是算了一下,我比死者先进来的,那我怎么会知道死者今天会来酒吧呢?这说明我只是来修线路的,压根和死者没关系。”

  “对哦。”被维修工一提醒,汪海峰也是恍然大悟,赶紧对顾晨道:“警察同志,这事好像跟他是没关系,他一来酒吧就开始工作,而豪哥是之后才进来的,这点门口那两个保安可以作证啊。”

  “不用他们作证,我们也可以证明。”还不等顾晨开口,卢薇薇便直接说道:

  “之前我还给他让过路呢,他也是给保安发烟之后才进入酒吧的,而那个豪哥,是后来才过来酒吧的,两人时间是一前一后,他也根本不知道豪哥今晚会来酒吧。”

  经过卢薇薇这么一说,维修工顿时感激涕零,也是赶紧握住卢薇薇的右手感激道:

  “谢谢,谢谢你警察同志,干我们这行真不容易,起早贪黑的,也赚不到几个小钱,现在居然还碰上这种事情,你说我也够倒霉的。”

  “没关系,清者自清,都不容易。”卢薇薇也是安慰他几句。

  毕竟是知道维修工情况的,卢薇薇自然相信他。

  顾晨好奇问他:“你的具体工作是什么?是公司派遣还是单干?”

  “哪有公司啊?有公司就好咯。”维修工男子擦了擦额角扇的汗水,也是憨笑着说道:

  “之前是给公司干活,跟过一个师傅,学到不少本事。”

  “可毕竟干我们这行,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公司如果有两名技术骨干,但只要一人就可以完成工作的时候,为了开源节流,必定会淘汰其中一个。”

  “而我跟师傅之间,必定要离开一人,公司希望留下更年轻的我,毕竟可以给极少的工资,却可以做最多的工作。”

  “但我知道,师傅比我更需要这份工作,于是我主动辞职,开始单干。”

  “你的单干,是做哪些业务?”赵国志闻言维修工小哥的说辞,也是好奇问他。

  维修工小哥苦笑道:“也没啥,就是帮人装装监控,维修线路之类的,当然,夏季的时候,我还会修空调。”

  “你还会修空调?”袁莎莎一愣,感觉这家伙懂得还挺多。

  维修小哥点点头:“对,我会修空调。”

  “我不仅会修空调,我还会清洗油烟机,还会通下水道,反正杂七杂八的工作,我基本都会。”

  闻言维修小哥的说辞,顾晨默默点头,好奇问他:“那你懂这么多技能,平时怎么接业务?”

  “呵呵。”被顾晨这么一说,维修小哥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主动承认道:“其实,就是到处贴小广告,广撒网,总有那么几个需要上门服务的。”

  看了眼身边的汪海峰,维修小哥又道:“还有就是靠老客户,比如像汪哥这种,我就替他家修过空调,所以我俩聊的投缘,他才把酒吧的维修业务外包给我,拉业务一般就是这两种。”

  感觉有必要将自己的情况说清楚,最好是让警方有个彻底的了解,因此维修小哥在自我介绍时,也是不遗余力。

  赵国志见他也不容易,而且有众人作证,的确是在死者进入酒吧之前来这维修,因此作案的可能性不大。

  于是赵国志微微点头:“行吧,你可要走了。”

  “我……我可要走了?”闻言赵国志说辞,维修小哥哽咽了一下,眼泪都快激动的流了出来。

  “都不容易,如果你没有嫌疑,我们也没必要把你扣在这里,你回去吧。”赵国志又道。

  维修小哥擦了擦眼角泪珠,忽然“扑通”一下,直接跪在了赵国志面前。

  他在大家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直接给赵国志磕上一记响头:“谢谢,谢谢局长。”

  “唉?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赵国志眉头一蹙,最见不到底层工作者这样卑微,于是双手托着男子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拖起。

  维修小哥擦了擦眼泪,也是感激涕零道:“我真的是太不容易了,本来想今天中午把上家的活干完,结果那边出了点差错,材料没买齐,所有又跑去市场买材料,一直到忙到晚上,吃了几口满头,我就匆匆忙忙的来这工作,我……”

  说道这,维修小哥再次哽咽了一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兄弟,不要这样。”王警官拍拍他后背,安慰着说道:“你一个人单干挺辛苦的,竟然还要自己去采购材料?”

  “因为他是包工包料嘛,还自带设备,不然怎么有钱赚呢?”酒吧经理汪海峰也是走上前,替几人解释道:

  “这小子挺能干的,虽然包公包料,但器材和材料的采购费用非常合理,这也是我愿意跟他合作的原因,所以不仅是我们酒吧的维修工作交给他,我还给他介绍了其他几个朋友的业务,这家伙是个实在人。”

  “谢谢汪哥,谢谢。”感觉现在还是好人多,自己委屈,至少人家心里记得住,这就足够了。

  而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也非常同情。

  毕竟在门口,见保安如此其他他,维修小哥还掏出自己舍不得抽的华子去孝敬。

  可见是接受过社会的历练,比王警官堂弟王邵飞也好多了。

  赵国志将自己的餐巾纸掏出,递给维修小哥:“别难过了,把眼泪擦了,早点回家,别让家里人惦记。”

  “唉,谢谢局长,谢谢各位。”维修小哥在接过餐巾纸后,沾了沾眼角的泪水,这才从两名警员的中间穿过,来到的登记台。

  随后他拿起书写笔,找到自己之前排查时填写的个人信息位置,划上一道勾。

  王警官让出一个身位:“你可要走了。”

  “谢谢。”维修小哥与王警官握手感谢,并对所有警员鞠躬致意,随后便朝着酒吧出口缓缓走去。

  台上那些扣留人员,顿时一个个羡慕不已。

  果然又一个幸运儿离开了,果然自己离凶手又更进了一步。

  因此台上的剩余人员,此刻也开始彼此猜忌,大家开始保持距离,对周围人员提高警惕。

  就在维修小哥即将离开大厅时,袁莎莎忽然叫道:“你等一下。”

  维修小哥忽然一呆,他战战兢兢的转过身,弱弱的问:“怎……怎么了?”

  “你的工具不要了吗?那可是你吃饭的家伙啊,这东西你都能忘记?”

  袁莎莎也是见维修小哥怎么就这样空手离开,想想也是赶紧提醒他一句。

  维修小哥目光一怔,这才“哎呀”一声拍着脑袋,有些懊恼道:“你看看我,连这个都给忘记了,刚才真是把我弄昏头了。”

  说道这,维修小哥又折返回来,左右看看之后,有些懵圈的道:“该死,刚才太乱了,一紧张,我都忘记工具放哪里了?”

  “是这个吗?”一名二级警司将一个工具包提起,手里还挂着一卷黑色皮线。

  维修小哥喜出望外,赶紧点头确认道:“对,没错,就是这些。”

  顾晨走到二级警司面前,替他接过工具包,顺便问道:“师兄,这个工具包检查过吗?”

  “检查过了,都是一些维修工具。”二级警司说。

  顾晨有些犹豫,还是没有将工具包直接交给维修小哥,而是直接放在桌面上,将工具包打开,准备再次检查。

  扑个空的维修小哥,顿时一脸尴尬,笑孜孜道:“看来警察同志工作起来还真是认真仔细啊,检查的这么细致,其实都是些工具。”

  闻言维修小哥说辞,卢薇薇也是一脸骄傲:“我顾师弟工作一向认真,你也别介意。”

  “不会,怎么会呢。”维修小哥搓搓手,也是耐心等待。

  顾晨将工具包打开,将里边的工具依次摆开,从中翻出了老虎钳、电钻、螺丝刀、扳手和橡胶管等工具,并没有发现枪支。

  见顾晨检查无误,维修小哥这才问道:“警察同志,那现在我可要走了吗?”

  见顾晨没有回答,依旧在关注工具,维修小哥顿时有些尴尬。

  卢薇薇也发现了顾晨的异常。

  按理来说,没有发现枪支,顾晨应该直接将工具包还给人家,放维修小哥离开。

  可就在此时,顾晨的脸色忽然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在卢薇薇眼中,似乎非常熟悉。

  但此刻,卢薇薇也说不准,顾晨为何为会如此。

  直接顾晨将电钻拿在手中,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后拿在手中反复观察。

  袁莎莎一脸好奇,也是笑着问顾晨:“顾师兄,你该不会以为这是一把枪械吧?这就是一把普通电钻。”

  “我也没说不是啊。”顾晨注意力不在袁莎莎身上,而是继续倒腾手中的工具。

  维修小哥也是尴尬的一批,指着顾晨苦笑道:“可能警察同志对我这种工具比较感兴趣吧?是您家里需要钻孔还是什么?我可要上门服务。”

  “是吗?那太好了。”顾晨瞥了维修小哥一眼,也是微微一笑。

  随后就在维修小哥准备拿回工具的瞬间,顾晨再次将电钻微微抬起。

  这一次,他直接放在鼻尖嗅了起来。

  这波神操作,看得现场众多警员噗笑不已。

  心说这顾晨检查工具还用鼻子?这是个什么鬼操作?

  而且明明工具就那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老虎钳、电钻、螺丝刀、扳手和橡胶管等工具。

  顾晨用的着这种变态式的检查吗?

  “没问题吧?”见顾晨拿着电钻迟迟不愿松手,维修小哥只能先将其他工具收入包中,最后才从顾晨手里接过工具,一并放入。

  他背着包,向前走上几步,随后再回头,面对大家鞠上一躬:“给大家添麻烦了,那我就先走了。”

  “快回家吧,可别让家人太担心。”卢薇薇也是擦了擦汗,感觉一晚上够折腾。

  然而就在维修小哥转身离开的瞬间,顾晨忽然从背后将他叫住:“等一下。”

  维修小哥再次驻足。

  这一次,他机械般的转过身,看着顾晨那犀利的眼神,顿时有些懵圈道:“怎……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顾晨拿起登记本,问面前的男子。

  维修小哥苦笑道:“我叫高小哲,这上面不是有吗?我有登记过身份信息。”

  “那你不用走了。”顾晨将登记本就地一丢,双手交叉看向高小哲:“真相只有一个,你就是凶手。”

  ……

  阅读网址:n.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