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修真 钑龙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云中再战

钑龙 白云客 2850 2020-07-30 06:28

  杨志微笑道:“有什么鬼点子,直接点说出来吧!”

  事实上连无深自己都不明白为灵感从何而来,只是在刚才一瞬间想到了宋钦宗,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错和尚一定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首先是金人不准他离开幽州半步,其次就是大宋也没准备接受他,所以他现在就不急不躁地作笼中之鸟,反正是没有自主的能力,金人也暂时不会拿他怎么样。假如我们放出风声,说李士宁还有一个徒弟在河北,要另树一帜,不错和尚会不会逃跑?”

  杨志冷然道:“这个太难,李士宁不是死在厮杀中,一定有交待遗嘱的时间,另外李士宁的徒弟不是一个两个,连被我杀掉的耶律元都不算出众的,很难找到一个能让不错和尚下决心逃跑的人。这件事不是客气好玩的,要从长计议”

  无深心头剧震,耶律元死了的消息一直众说纷纭,耶律元是李士宁徒弟的事情更一直被双方故意封锁着;看到无深的神色,杨志满意说道:“一定要做作一项公平交易,不错和尚现在落在绝对的下风,绝不会甘心被任何人牵着鼻子走,不到痛处,还是愿意扯着虎皮做大旗,继续与金人纠缠不清。”

  无深赔笑道:“师叔,那就麻烦了,谁也不能肯定不错和尚在乎什么。”

  杨志忧色在眼中一闪而过,叹道:“这样的计谋需要大的行动支持,我们现在在陕西,心有余而力不足,搁置吧。我军在西北告捷,现在康王赵构正想全力挽回颓势,必定会催促议和之事,金人很快就会有动作,有没有金军的消息?”

  无深精神大振道:“当然有,完颜宗辅不知所踪,我从大名府路过的时候还专门打听过,完颜宗辅没有回到大名府,到今天应该有二十天了。”

  杨志顿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现在金国只有两个敌人,北辽和定北军;耶律大石在图谋西域,北辽那边没有什么战事,完颜宗辅最大的可能是在云中或者上京,准备大军进攻种师闵一部。只不过已经过了二十天,另外情报的来源也不可说,杨志还是决定只给岳飞去信提醒,并没有上报太原。

  饶是这样,杨志的信还是迟到了一步,金军已经南下;这一次金军是志在必得,没有进攻太行山,而是调集了二十二万金军分三路攻打云中,完颜宗辅出天德军进攻静州,金兀术出金肃州攻打大同,郭药师出幽州攻打云中。岳飞、韩世忠虽然苦战,但是兵力不足的弊端难以克服,岳飞被完颜宗辅牵制于火山州,韩世忠被金兀术击败,全赖神机军师朱武设计守住金城,定北军才没有全线崩溃。

  火山州、朔州、金城一线虽然守住,但是向东的城池和通道全部丢失,种师闵向太原求援,赵楷一时无力增援,只好要求种师闵死守。双方苦战六天,一直到岳飞在火山州利用火炮击退金军,战事才发生扭转;火山州一线的金军连夜撤退,隔了一天,金兀术、郭药师也撤退。

  种师闵等人正在没头绪的时候,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原来在火山州的混战中,冲在第一线指挥的完颜宗辅被流箭射中,回到天德军的第二天就死了。种师闵等人连呼运气的时候,刚刚感到幽州东驿站的完颜宗辅在漫天雪花中仰天长叹,金国错过了进攻太原的最好机会。

  西夏经宥州一战,只要杨志屯兵陕西,就无法威胁太原,河东可以全力以赴对付金国的铁骑;这一次的突袭原本十分完美,连完颜宗望都认为正是机会,金军攻取太原的可能不大,但是打一个胜仗的机会还是有的。可是定北军的运气太好,完颜宗辅的死亡让金军军心大乱,西路金军群龙无首之下只能撤军,导致金兀术等人退守大同等打下的地区。

  完颜宗望只能感慨造化弄人,从战局看,金军毕竟攻占了大同等地,称得上一场大胜,但是从长远来看,完颜宗辅的死亡影响深远;一方面是金国的名将不断在坠落,另外一方面就是完颜阿骨打一支缺少了一个打圆场的人,兄弟间不同的意见恐怕日后会逐渐激烈,甚至影响到整个完颜部。

  前来迎接完颜宗辅的完颜宗等叹息声结束说道:“谁也不想这样,宗辅完全是为了大金,却在这种情况下舍我们而去,让人扼腕痛惜。”

  随同的官员都慌了手脚,完颜宗望本来就是云中大军的主将,临阵易将恐怕完颜宗望心里一直不痛快;而完颜宗干与完颜宗望一直不对付,现在这么说难免让人联想翩翩,莫非朝廷又要出什么乱子。完颜宗望柔耸道:“我留下好了。唉!但是就算留下来,我也不能起什么作用啊。”

  这是完颜宗望在为自己被夺去兵权叫冤,完颜宗干只好装作没听见,取过身后随从递过来的马奶酒,教给完颜宗望说:“先喝一点酒,待会到朝中,我们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商议。”

  完颜宗望顿生警觉,吴乞买可不是一个知错认错的人,完颜宗望没指望这次喊自己回幽州是要重用,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商议?完颜宗望立即领会:“是不是已经安排人去天德军了?”

  完颜宗干微微点头,面容却黯淡下来:“宗望你放心,国主对你十分器重,异日必定重用;现在是决定暂时休战,不论是对汴梁还是太原,就以现在的地界划分便可。”

  完颜宗望差点笑出来,吴乞买倒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只是这样的划分要大宋同意,汴梁无需担心,关键是太原。完颜宗望借过酒囊,拔开酒塞,扬起头一口喝干一袋马奶酒;喝完把酒塞重新塞上说:“好酒,好酒,杨志能想出这玩意,对于我们塞上各族来说,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杨志,完颜宗干等人的心头都掠过一道阴影,这是一个压在众人心头的大石,吴乞买愿意和谈,不仅是因为完颜宗辅的死,也是怕把赵楷逼急了,让杨志带着大军打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