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第1716章 不用否认

  将很多事情都告诉司律痕之后,流年便安静的等待着司律痕的反应。

  可是司律痕就只是这样看着她,表情呆滞,似乎忘记了反应。

  见此,流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自己的整个身体便倏地被司律痕,拥进了怀里。

  身子微微一僵,流年不明白,司律痕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有这样的举动。

  虽然不解,但是流年却没有反抗,乖乖的呆在司律痕的怀里任由司律痕抱着自己。

  “司律痕,你……怎么了?”

  流年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司律痕是听到这件事情,心里受到伤害了吗?还是因为什么呢?

  不管是因为什么,流年都是不解的。

  “流年,对不起!”

  就在流年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便再次听到了司律痕的声音。

  听到司律痕口中的三个字,流年愣住了。

  怎么好端端的,司律痕要对她说对不起呢?这是为什么啊?

  此刻的流年真的是非常的不解。

  “司律痕,你干嘛突然要说对不起啊?”

  听到流年的声音,司律痕抱着流年的双臂不由得紧了紧。

  “对不起,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却没有及时赶回来,当时,你一定很伤心很难过吧。”

  是的,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让流年独自一个人承担了那么多,而且这些本来,就不该流年一个人承担的啊。

  听到司律痕的话,流年再次愣住了,所以司律痕的道歉,是因为这个吗?

  “司律痕,其实,你不用道歉的,真的没有关系的,其实,我那个时候还好啦,你不用自责。”

  流年没有想到,自己在告诉司律痕的时候,司律痕的第一反应是,心疼自己,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其实心里却觉得这样并不意外。

  流年一直都知道,司律痕无论做什么,都是将她放到首要位置的。

  这一点,流年一直都知道,正因为知道,流年才会更加的感动,也因为如此,对于这件事情,流年才会去选择先瞒着司律痕。

  为的就是不要让司律痕太过担心自己。

  可是谁曾想到,到最后,她还是选择将一切都告诉了司律痕。

  流年知道,之所以选择将一切都告诉司律痕,那是因为她更加不想看到司律痕难过。

  在不久之前,司律痕问她是不是有事情瞒着他的时候,脸上所表现出来的落寞和心痛,都让流年的整颗心脏都揪了起来。

  想到这些,流年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扬起了一抹微笑,随即便伸出自己的双手,环住了司律痕的腰际。

  “司律痕,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我很好的,我一点事儿都没有。本来这件事情,就是我处理的不对,如果早一点告诉凌清的话,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是的,自从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后,流年便想了很多,她发现,几乎全部的错都在于自己。

  而且流年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自己是凌清的话,可能反应还要比凌清大许多。

  对于凌清的感受,她虽然无法感同身受,但是却是特别的理解。

  “流年,这并不是你的错,不是,不要将所有的错都归咎于自己一个人身上,你也是无辜的啊。”

  司律痕怎么会不了解流年呢,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流年肯定一个人想了很多,而且越是想的多,流年就越容易将所有的错都归咎于自己的身上。

  “我,我……我没有……”

  没想到就这样轻易的被司律痕看穿了,但是流年却还是不肯承认。

  “流年,你不用否认,你是怎么样的人,我还会不了解呢?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你真的不要这样想,也不要发生任何事情之后,都去想着,一个人去承担,你还有我,你一直都有我,不管你需要还是不需要,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是的,这些话,才是司律痕最想对流年说的。

  听到司律痕的这些话,流年愣了愣,随即环在司律痕腰间的两只小手,更加收紧了一分,也让自己的身子更加的贴近了司律痕一分。

  这些话,就算司律痕不说,她也知道,她知道,司律痕一直都会陪在她的身边,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的。”

  流年也知道,司律痕这样说,一来是对自己表明他的心迹,二来呢,是想要告诉她,不要让她难过,一切都会有他在的。

  “我会跟你一起想办法,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司律痕再次出声了,他知道,流年已经为这件事情伤透了脑筋,肯定一直都在极力的想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尤其是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凌清,去面对醒来之后的凌清。

  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想出一个万全的对策,这样既不能让流年觉得受到伤害,也不能让凌清在醒来之后,再次刁难流年。

  司律痕知道,凌清在流年心里的位置,也知道凌清在流年的心里是多么的重要,所以为了流年,他也不能和凌清撕破了脸。

  所以做事情的时候,不仅要考虑到流年的感受,还要顾及凌清的感受。

  虽然司律痕真的不想去顾忌凌清的感受,虽然他真的很不喜欢凌清,虽然他一直都想要让凌清离开他和流年的家。

  但是为了流年,司律痕最终还是妥协了。

  但是妥协并不代表着,什么事情,都是任由着凌清想要怎么样,就要怎么样。

  所以,这一次,这件事情,必须得处理好了。

  “所以,司律痕接下来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听到司律痕的话,流年不由得连连点头,司律痕说的对极了。

  流年知道司律痕一直都是了解她的,他懂她的难处,懂她的纠结。

  “你不用着急,先好好吃饭,吃完饭之后,在凌清醒来之前,我们一定会想出一个应对的方法的。”

  现在司律痕也总算明白了,今天在看到流年之后的所有恍恍惚惚,包括在吃饭的时候的心不在焉是怎么回事了。

  听到司律痕这样说,流年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

  流年知道司律痕最有办法了,什么事情到了司律痕的手上,都会迎刃而解的。

  迅速的点了点头,流年的脸上再次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随即便继续用起了餐。

  事情经司律痕这样一说,此时此刻的流年总算是有了些食欲,随即便还算是开心的用起了餐。

  看着流年总算是好好的用起了餐,司律痕的一颗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忍不住,抚了抚流年的发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顿晚餐,就在司律痕的偶尔注视下,总算结束了。

  “司律痕,我想去看看凌清。”

  既然事情已经全部都告诉司律痕了,那么此刻她就真的没有必要再隐藏自己的想法了。

  此时此刻,她想去看看凌清,看看凌清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了。

  “而且,连城翊遥现在还在凌清的房间里呢,他从凌清出了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我担心他的身体。”

  还不等司律痕说些什么,流年便急忙补充了一下。

  听到流年的话,司律痕点了点头,“好,我陪你一起去,至于连城翊遥的话,我会吩咐厨师做些容易消化的东西送上来的。”

  紧接着,司律痕便和流年一起朝着凌清的房间走去。

  只是在去凌清的路上,碰到了已经用完晚餐的言亦。

  “言亦,你去哪里啊?”

  怎么感觉言亦所要去的方向,和他们要去的方向是一样的呢。

  “我刚刚吃完饭,这会儿准备去一下凌清的房间,看看凌清是什么情况了,再为凌清好好的诊治诊治。”

  言亦看了看流年,又看了看司律痕,随即便笑着说道。

  “这样啊,我和司律痕也正好要去凌清的房间呢,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她那会儿还想着,等到言亦用完餐之后,就让人将言亦请上来,再次仔细的为凌清诊治一番呢。

  想不到这会儿就这么巧的在这里遇见了,而且恰好,言亦也是去凌清的房间的。

  “好啊,我们一起。”

  言亦说完,就直接走到流年的另一侧,随即对着流年温柔的笑了笑。

  而在此期间,司律痕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只是看了一眼言亦。

  虽然对言亦,总是有需要的时候,言亦就会赶过来,司律痕心里也是非常的感激,但是同时,司律痕也知道,言亦之所以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大多数的原因都是和流年有关的。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司律痕才会对言亦的感觉很是复杂。

  不过,不管言亦是有多么的喜欢流年,流年都只是他一个人的,永远只是他一个人的。

  想到这一点,司律痕冷硬的嘴角,总算是出现了一抹笑容,牵着流年的手,也更加的紧了紧。

  没有察觉到司律痕的异样,随即流年一行三人,便朝着凌清的房间走去。

  当打开门的一瞬间,流年愣住了,不为别的,就因为连城翊遥。

  因为连城翊遥坐着的姿势,从他们一开始来到凌清的房间里的坐姿是一模一样的,所以连城翊遥的这个姿势到底是保持了多长的时间呢?

  显然言亦也注意到了,但是脸上却没有过多的表情。

  随即几人便朝着大床的方向走了过去。

  “连城翊遥,你还好吗?”

  问这句话的人是司律痕。

  听到司律痕的这句话,流年和言亦均是一愣。

  虽然知道司律痕和连城翊遥虽然平时有小打小闹,但是司律痕的心里还是很关心连城翊遥的,只是这份关心,就像大山一样沉默又沉稳,司律痕从来不会轻易的表露出来。

  而今天,司律痕会这样直接的将自己对连城翊遥的关心,表达出来,这本身,就让人感觉到很是惊讶。

  但是惊讶却并不代表意外啊。

  反应过来的流年,嘴角不由得漾起了一抹笑容,双眸定定的看着司律痕。

  而言亦也是轻轻的笑了笑,随即便低头看向了凌清。

  自然是察觉到了有人进来了,但是连城翊遥却没有回头去看。

  “我很好,没事。”

  一开口,连城翊遥的声音就沙哑极了。

  “连城翊遥,你先起来活动活动,这样一直坐着不太好,顺便我再为凌清诊治诊治。”

  看着这样的连城翊遥,言亦不由得从连城翊遥的身上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随即言亦便无奈的笑了笑。

  一听到言亦要为凌清重新诊治,连城翊遥急忙站了起来。

  但是因为跟之前一样坐的时间太久了,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

  但是幸亏司律痕及时的扶住了连城翊遥,这才避免了连城翊遥摔倒。

  “我已经吩咐厨房给你做了一些吃的,你一会儿多少吃一点。”

  因为司律痕的话,流年扫了一眼床头柜,这才发现,她不久前,让佣人为连城翊遥熬的粥,连城翊遥竟然一口都没有动,就那样原封不动的放在那儿。

  “谢谢你,我不饿,我真的不饿。”

  那会儿的时候,流年已经命人给他送吃的上来了,可是他却一点胃口都没有,所以对于那些吃的,他便动也没有去动上一筷子。

  “连城翊遥,不管怎么样,你多多少少吃些吧,你这样的话,身体会吃不消的。”

  流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自然是理解连城翊遥此刻的心情,但是饭还是要多多少少吃一点的啊。

  不然在心里承受这么重的压力的同时,又不进任何的食物,身体真的会受到影响的。

  “谢谢你们的关心。”

  连城翊遥笑了笑,但是嘴角却显得很是僵硬。

  此刻的言亦,已经坐了下来,专心的为凌清进行诊治。

  看着言亦的动作,连城翊遥的双眼一眨也不眨。

  好半响,言亦终于为凌清诊治完了。

  “怎么样?到底怎么样?凌清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急忙上前一步,连城翊遥急忙问道。

  “跟我之前诊过的结果是差不多的,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凌清处于睡眠状态,这样的情况还是可以的。”

  q201812071u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