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当偏执少女遇上禁欲教授

第二卷 339章 吓唬他们的

  则言拿出剪刀,把姚和暖贴上身上的衣服剪掉之后,原本以为会看到伤口。

  但实际上,身上的每个地方都在渗血,而且没有停歇下来。

  则言取出银针,扎在姚和暖身上的几个地方,这才勉强把她身上的血给止住。

  则言坐在床边,给姚和暖把脉。

  嗯,看上去就不好,实际情况更遭了。

  主屋连接着后院的温泉,现在倒是方便多了。屋内有备有专门泡药浴的木桶。

  选好泡药浴的药草之后,则言就站在柳泉面前,毫不犹豫的伸手掐向她的人中。用的力气也不小。

  柳泉微微皱眉,紧接着睁开眼。

  “别问什么废话,那扇门后面是温泉,带姚和暖过去,”说完后,则言就去开方子,刚写完,就见柳泉看着姚和暖不知道在想什么,又道,“你应该也是医生柳小姐,你看她的情况,还够你发多长时间的呆呢?”

  柳泉的身形一晃,没有多说什么,抱着姚和暖去了后面的温泉中。

  看着柳泉的身影,则言嗤笑了声。姚和暖身边的人啊,真是一个比一个神秘,一个比一个有意思啊。

  但是想想姚和暖心也挺大的,对于这几个信任的人一点不怀疑的。

  姚和醇跟柳河他们也就罢了,师公夷的出现应该让姚和暖对师颂现在的身份有了怀疑吧。

  但是看起来却对师颂并没有什么芥蒂。

  要是哪天真的在这几个人身上出事了那才有意思。

  药煎好之后,则言走到后院递给了柳泉,看着她喂姚和暖喝下。

  而屋内,木桶里的热水成楚几人也帮忙加好了。

  把姚和暖从温泉转移到木桶中之后,则言搬着椅子坐在旁边,一边看着姚和暖的表情一边看着木桶里的药,一边再时不时加些草药进去。

  而柳泉就立在一旁看着看着姚和暖。

  则言瞥了柳泉一眼,淡淡的开口道:“趁着姚和暖现在还半死不活着,柳小姐还是赶紧想想等她醒来怎么跟她解释你为什么在这里比较好哦。”

  “你,这是什么意思?”柳泉从姚和暖身上移开视线冷冷的看着则言。

  只是可惜则言一点也不在乎她的视线,只是耸了耸肩:“柳小姐如果也不知道的话,那我就更不知道了。”

  则言不再理柳泉,继续看着姚和暖,时不时地给她加草药。

  等到水变凉之后,就把示意柳泉把姚和暖抱出来之后擦干放到了床上,又给她喂了碗药之后,则言才松了口气。

  这却不是没有危险了,只是暂时不会死罢了。

  姚和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治的地方。

  “这里可就交给柳小姐了,桌上的药,每隔五小时喂一次,五碗水煎成一碗就行。”则言洗着手说着。

  柳泉认真的记下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则言道:“多谢。”

  则言抬眸瞥着她,似笑非笑道:“可别,我等着她醒来亲自谢呢。”

  说完后,则言就推门而出,在出去的同时把门又给关上了,隔绝了想进来的三人。

  “出来说,”则言带着他们坐到了石桌前,指着主屋说,“可以先松口气,暂时不会死,柳泉在里面看着呢。不过你们要做什么速度要抓紧些,姚和暖可等不了那么久。”

  原本听则言说“可以先松口气”,他们就真的松口气了,但是听到后面那句“暂时不会死”,这口松的气又提了上来。

  这个暂时又是多久呢?

  一个晚上?一天?还是三天?一星期?

  他们不敢想,越想越觉得害怕。

  一想到姚和暖刚才躺在床上时的样子,成楚都忍不住后怕。

  他跟着姚和暖一起出来执行任务,结果姚和暖成了这也样子……且不说他自己,他又该怎么跟苏淩水、跟赵许说呢?

  “真是卓尔儿吗?”辛泽看向则言问。

  则言点点头又摇摇头:“是卓尔儿动的手,‘空间撕裂’果然是不能小觑啊……不过是师公夷的意思,这个小姑娘有意思了啊。”

  一口一个的为了孔颜。

  则言就很想知道,如果那个孔颜真的知道了师公夷对姚和暖起了杀心还真的动手了,他的棺材板会不会都压不住了?

  别说,还真挺有可能的。

  则言手指敲了敲桌子,笑着说:“明天一早你们应该就能离开了。Genesis的人来就是因为阮清,但阮清是‘溯回’,而且已经消散了,他们该离开了。”

  “而且现在啊,荒泽山脉已经恢复了信号。”则言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着信号满格。

  三人一愣,叶无纪第一个掏出手机,也看到了信号满格。

  则言支着头笑笑:“明天早上Genesis的人已经离开完了,你们该通知人来接的话,还是赶紧吧。”

  成楚跟叶无纪对视一眼,他们两个确实要把这里的事情跟苏淩水、赵许说一下。

  见两人离开后,则言看向辛泽:“有什么想问的说吧。”

  “师公夷是?”辛泽问。

  “你查不到?”

  “一点查不到。”

  “不愧是Genesis啊。”

  “你知道?”

  “我知道的可多着呢,”则言支着头看着辛泽的眼睛,这双跟自己一样的湖绿色眼眸,“师公夷啊,算是师颂的养女。看在她那位唯一的亲人孔颜面子上,师颂对她很好,甚至可以说是言听计从的。”

  “不过啊……”则言勾着唇笑道,“如果孔颜或是师颂知道了师公夷现在做的事情,估计是要被气死了。”

  听则言这么说,辛泽就松了口气:“那师先生那边……?”

  “你着什么急呀,这种事情是你要做的吗?你做了苏淩水做什么?柳河做什么?姚和醇做什么啊?”则言拍了拍辛泽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辛泽显示一愣,随后就懂了则言话中的意思。

  确实,有些事情他来做可以,但是有些事情却不该由他来做。

  就像是则言说的,他做了苏淩水他们做什么?

  “你现在回去洗洗睡也行,反正没你要干的事情了。去我的屋吧。”则言开口道。

  辛泽迟疑的问:“那屋里的东西?”

  “啧,你来当真了?我之前那是吓唬他们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