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摘叶飞花

  庄曼是状元楼的大堂经理,她年龄三十有二,风韵不凡。但是能让她担任滨海最顶级酒店状元楼的大堂经理的,不是她的那双美腿,而是她识人说话的能力。

  一个顶级酒店能够生存,其中最重要的诀窍就是款待好那些达官贵人,而且无论这些人提出什么无礼的要求,服务员们都必须用最好的态度做到。

  当然,没有人可以记住整个华国所有位高权重者的脸,万一忽略了其中某位,惹得天下大乱怎么办。

  这就是庄曼的工作,她站在酒店辉煌的大堂中,目光紧紧盯着每一个走进来的陌生人。从这些陌生人的行为举止衣着气度,她可以敏锐的分辨出来者大致的身份地位。

  如果是贵人,庄曼会立刻如沐春风的迎上去,用温柔甜美的语调欢迎大驾光临。

  如果是普通人,庄曼就会走上去,生硬的说道:“您好先生,这里的最低消费是五千元。”

  赵友光走进大堂的时候,大堂经理庄曼一眼就分辨出他的身份。这位女经理立刻冲上去拦住他。

  “哎哎哎,工人不能走这个门,要从后面的修理通道进出!”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跟进来的迎宾小姐,心想怎么工作的啊,竟然把这种人放进来,污了贵人们的眼可怎么办。

  跟进来的迎宾小姐都快哭了,她疯狂的和庄曼打眼色,但是庄经理显然忽视了这一点。

  她对着东张西望的赵友光娇喝道:“说你呢,快出去。保安!保安人呢!”

  赵友光一挥手把她拨开:“大妹子,一边凉快去,没你的事。”

  庄曼腿一软被推到休息沙发上,她哪能和建筑工人比力气。她爬起来刚想发飙,忽然头一缩闭上了嘴。

  因为此时,大厅里陆续涌进来百把号大汉。这些汉子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手上拿着扳手榔头撬棍钢管,气势惊人。

  门口的几个保安,还有迎宾的小哥,硬着头皮也不敢上前阻拦。有几个原本正在休息区抽烟高谈阔论,西装笔挺的名流人士,像见了鬼一样,灰溜溜的躲到墙角。

  全场静的可怕。这时候,只有一位头发花白的客人,扶了扶老花镜站了出来。他原本正在等候办理入住,看起来似乎是位大领导。他看到此情此景,走上前来,威严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赵友光袖子一捋:“我们是工人!这个国家有什么地方是工人不能进的?”

  “说得好!”

  跟在身后的工友们纷纷何彩,赵友光这工头当得好,确实会说话。

  一句“我们是工人”把老领导堵得干瞪眼,满腹经纶也不知从何说起。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汗如雨下,口气变得讨好:“这位工人朋友”

  他讨好的商量道:“有什么问题,可以坐下来谈。是不是欠薪了,你不要急,坐下来,我马上打电话给你协调!”

  “老同志,是你坐下!”

  赵友光把这老领导按到沙发上,对着整个大厅的人朗声道:“我们今天来,是因为有一个黑社会王八蛋,在光天化日之下抢走了我们大家的小妹子!这个王八蛋,现在就在后面的包厢里吃饭!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今天一不砸二不抢,但必须把人要回来!”

  说到这里,他居高临下的问道:“老同志,我们这不算无理取闹吧?”

  “不算不算!”老头满头大汗,建议道,“如果真的是绑架,可以马上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警察过来,他们早跑了!”

  “那个王八蛋才不会承认!”

  “早就报过警了,还不是我们先找到人?”

  工人们七嘴八舌的骂起来,赵友光大手一挥,所有人闭嘴。

  “老同志!”他按了按老者的肩膀,“你们领导有领导的方式,我们工人有我们工人的方式,平时,我们听你们的,但是现在,我们的亲人正在危险中,十万火急,由不得你们磨磨唧唧了。抱歉,您老担待着点呐!”

  老者无话可说。

  啪啪啪!

  大厅的一角,响起掌声。赵友光定睛一看,一位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走上前来。

  “小兄弟,你要拦着?”赵友光不善的问道。

  “哈哈哈。”孙象开怀大笑,“我想说,救人,算我一个!”

  “谢了小兄弟!”

  有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自然是再好不过。赵友光不再废话,他一声令下,众人浩浩荡荡的冲向后面的包厢区。

  ~~~~~~~~~~~~~~~~~~~~~

  严永昌做事一向谨慎,他出门在外,除了贴身保镖于天宇,一向还会带着三十好几个保镖保护自己的安全。

  这些保镖,也算尽职,在严永昌会客的会议室外清场巡逻。就算真的有仇家敢上门,他们也能将其拒之门外。

  但是,当一群百多号工人挥舞着扳手榔头冲过来时,这些保镖懵逼了。

  这些保镖,平时别看一个个雕龙画凤的,其实说到底也就是人多欺负人少。普通人见到几十号人统一的黑西装黑墨镜冲过来,未战先怯了三分。

  真说体力和团结性,他们还真不如工地上整天干活的建筑工人。况且现在他们的人数也不占优势。

  “站住!”

  一个黑西装急忙赶来喝止。

  赵友光一马当先,哪跟他废话,抡起撬棍把这个黑西装打倒在地。他躺在地上哀嚎半晌,愣是没爬起来,看来这一下不轻。

  这甫一动手,保镖们都知道来者不善,刷刷全部抽出怀中的跳·刀。只见手腕一抖,白晃晃的刀刃就亮了出来。

  这种匕首的震慑能力很强,黑帮们喜欢人手一把充场面。但是实际上,匕首的使用非常讲究技巧,不经过刻苦的训练还真不一定比棍棒有用。

  他们只是严永昌手下的打手而已,一群乌合之众,可不是特种兵出身。

  一个保镖挥舞着手中的刀子,对上了一个工人。这个工人抡起手中的钢管就砸上去。这一寸长一寸强,保镖慌忙之下竟然用小匕首格挡,试图挡住钢管的攻击。

  然而屁用没有,他被一钢管砸到肩膀,咔嚓一声锁骨塌了半边,跪在地上直哼哼。

  他身边另一个保镖似乎有些胆色,他大吼一声,给自己壮胆。然后胡乱的挥舞匕首向人堆里冲,这就是混混们典型的疯狗战术,试图用疯狂震慑对方。几个工人果然被他癫狂的模样吓到,稍微往后退了两步。

  后面的几个工人见状,直接一板砖扔过去。胡乱挥刀的保镖被搬砖砸中额头,顿时血流如注。他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不动弹。

  群架和古代冷兵器战争相似,非常在乎士气。这一边,赵友光带领着工友们越战越勇,三下五除二把几个冲在前面的保镖掀翻在地。另一边,后面的保镖就有点退缩。

  他们且战且退,不停向老大严永昌所在的会议室方向退。

  站在最后面的四人,似乎是保镖们的小头目。他们看工人们人数众多,恐怕手下马仔难以抵挡。四人互相示意一番之后,其中一人转身离开,向老大报信。

  另外三人,将手伸入怀中。

  华国是一个枪支管控特别严厉的国家,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枪,会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这些小头目并不想这么做,但是如果威胁到老大严永昌的安全,他们也不得不把怀中的手枪亮出来。

  枪支的震慑力非常强大,如果这三个小头目开火,工人们不但会死伤惨重,而且剩下的人恐怕会因为害怕而逃跑。

  赵友光暂时还没有发现这个危机,但他身后的孙象早就把一切看在眼里。他伸手从旁边的桂花树上扯下三片树叶,手指一弹飞向三个小头目。

  这几个家伙本来枪已经拿出来,枪口已经对准了冲在最前头的赵友光。赵友光抬头一看,三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当时就吓了一大跳,冷汗哗得冒出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几道黑影飞过。接着三个小头目各自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手枪应声落地。

  孙象的这手摘叶飞花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神通,那些江湖人士,武功练到深处,都能来这么一手。但修真者一般不用,不是不会,而是因为品阶太低上不了台面,使出来丢人。

  但孙象使出这摘叶飞花可没啥心理负担,左右这天下也就剩他一个修真者,丢不丢人还不是他自己说的算。

  从效果来看,不但不丢人,还特别震撼。三个小头目的手枪扳·机,连同他们的食指,全都被破空而来的叶子切断。手指和手枪掉在地上,剩下的半截叶子还嵌在枪身中。

  小头目们捂着断指傻了眼,赵友光看着地上的叶子也是不可思议。不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高人暗中相助,自然是再好不过。

  “揍他丫的!”赵友光振臂一呼,没看到前因后果的工友们兴高采烈的蜂拥而上,将这几个小头目打翻在地。殊不知自己已经是在鬼门关上走过一遭。

  只有赵友光深深的看了孙象一眼,孙大掌门微笑向他点点头,老赵也便不再多问,继续带领着工人们杀向会议厅。

  状元楼是滨海顶级的酒店,这贵宾包厢自然不同凡响。整个包厢包括了一间超级大的会议室,一间豪华餐厅,及四间休息室。整个建筑风格完全复古,雕梁画栋,坐落在酒店后院一片湖泊的中心。往来出入,只靠一条玻璃栈桥连接。

  一个身影,抱着双手,守在桥上。他站的笔直,工人们气势汹汹的涌上来,也不见他有什么异样。

  一个在冲在最前面的工人,伸手想把他推开。就听一声闷响,几乎看不清这人的动作,伸手的工人便这么倒着飞回来。

  赵友光接住工友放在地上,只见他口鼻流血,双臂颤抖,显然受了极重的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