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怒海狂少

正文 0052章 舅公寿宴

怒海狂少 司徒飞扬 5933 2020-03-26 21:24

  苏方华在凉城的坊间,可是有着“少女杀手”的称号。

  只要被他看上的女人,在短时间内都会死心塌地爱上他。

  苏方华最近就游走在十几个美女之间,逍遥快活!

  平时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金丝雀吃腻了,偶尔换换野味也不错。

  这么想着,苏方华嘴角勾勒起一丝邪笑:“是,孙儿遵命!”

  ……

  柳下惠老家是凉城旁边的一个小县城。

  这里地处海边,由于地理位置相对比较偏僻,经济水平要相对落后一些。

  出了高速公路,行驶在比较破旧而且略微有些拥挤的国道上。

  这些老旧的房屋,看在柳下惠眼里,却满满的都是回忆。

  一路行驶过来,柳下惠总时不时地向身边的叶小晴,介绍这些建筑。

  “晴晴,你看前面不远处,就是妈妈上初中的学校了。”

  “你舅舅现在就在学校里,当老师哦!”

  “妈妈小的时候,也是梦想能够当老师呢。”

  “结果硬是被你爸给骗到了城里。”

  正说话间,付连城开车绕到了柳下惠口中所说的这所学校正门。

  在学校正门口,有十几个男女拉开了横幅,正在示威抗议。

  柳下惠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亲哥哥,柳东青。

  “小航,快停车。”

  柳下惠急急忙忙地下车,跑向学校门口。

  对着柳东青说:“哥,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柳东青的衣着很普通,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很老实。

  看到柳下惠的时候,柳东青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丝笑容。

  不过,他很快就把柳下惠给赶走了。

  “你们别来!别来!快走快走!”

  “这件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先回家!”

  柳下惠本来还想开口询问清楚。

  这时候,有一个中年女人骑着电瓶车过来。

  她将手里的竹篮子递给柳东青之后,则是定定地看着柳下惠。

  她觉得柳下惠很眼熟,但一下子就是认不出来。

  今天柳下惠身上穿着的衣服,得体大方。

  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

  在女人的印象里,她好像没有这样的朋友。

  这时候,走过来的叶小晴,喊了中年女人一声:“舅妈。”

  这个中年女人就是叶小晴的舅妈,何月琴。

  直到这个时候,何月琴才敢确认柳下惠的身份。

  在何月琴和柳东青的坚持之下,叶小晴一家跟着舅妈的小电瓶车,来到舅舅家。

  柳东青家是四间小平房。

  在他们门口的平地上,有一个头发黑白相间的老太太,正坐在阳光里。

  她抱着一个很大的竹篾,布满老茧的双手正动作利索地掰着笋。

  “姥姥!”

  车门刚刚推开,叶小晴就轻轻脆脆地喊了一声。

  在听到叶小晴这声清脆呼唤之后,老太太这才抬起头来。

  她那原本浑浊的双眼,瞬间透露出了丝丝亮光。

  “晴晴,我的宝贝晴晴回来喽!”

  老太太连忙将竹篾放在旁边的地上,站起身,步履蹒跚地朝着叶小晴走去。

  穿着一身干净衣服的叶小晴,也不管老太太身上沾了不少灰尘,张开双手就将老人紧紧地抱住。

  付连城从车里下来,看到这个画面,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很快,一家人就坐在客厅里闲聊。

  柳下惠的母亲,生了一双儿女。

  柳东

  青是家里的老大。

  由于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困难,柳东青结婚的时间,反而比妹妹柳下惠要晚。

  柳东青的女儿柳暖暖,现在读高三,马上考大学了。

  刚刚坐下来,柳下惠就开口询问何月琴。

  “嫂子,我哥怎么在学校门口抗议呀?”

  “还有刚才我好像还看到了很多老师也在那里,这是怎么回事?”

  何月琴叹了一口气。

  她告诉柳下惠,柳东青所在的这所学校在几年前由公转私。

  学校变成私立之后,生源就逐渐减少。

  大家的日子就越过越紧巴。

  前不久,省城的苏氏集团,趁着老校长住院,不知道用什么手段逼迫老校长的儿子,把学校以低价转让给他们集团。

  苏氏集团打算把学校建造成一个商业小区。

  至于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他们不给安置。

  柳东青和学校的一些老师就在校门口拉起了横幅,抗议示威。

  旁边的叶枚勇听了之后,不由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摇着头说:“这样做没用的,苏家是江州第一大家族。”

  “他们从事经营的范围很广。”

  “而且各个层面都有自己的人脉关系。”

  “他们敢大张旗鼓地把学校变成商业小区,说明在法律和商业层面,都已经打好了关系。”

  “大舅哥这次抗议,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

  何月琴在说话的时候,特意朝着停在院子里的奔驰轿车,看去一眼。

  她本想说些什么,但还没开口,旁边的姥姥突然叫了起来。

  正在和叶小晴说话的姥姥,突然间就大小便失常了。

  柳下惠和何月琴连忙牵着姥姥进入浴室为她清洗。

  叶小晴眼睛红红地说:“爸,姥姥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叶枚勇重重地点头:“你姥姥操劳了大半辈子,到了晚年却得了这种病。老天爷真的不公平啊!”

  付连城把叶佰嘉拉扯到旁边,小声问:“姥姥得了什么病?”

  叶佰嘉抓了抓后脑勺,摇摇头。

  “我也不清楚,以前听我爸妈说起过,好像是老年痴呆吧。”

  不多时,柳下惠和何月琴就带着姥姥从房间里出来。

  此时,姥姥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哟,这奔驰车是谁家的?怎么停在这里呀?”

  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

  付连城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肥胖中年女人,从一辆大众轿车上面下来。

  “表妹啊!好久不见,你的气色怎么还是这么差?还是瘦得跟柴似得?”

  中年肥胖女人叫柳红花,是柳下惠舅舅的女儿。

  她一边扭着水桶一样的腰,一边走到柳下惠面前。

  “还有你身上穿的这件衣服,看起来一点档次都没有。”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工厂里上班的女工呢。”

  柳红花并不知道,柳下惠现在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要十几万!

  叶佰嘉拉着付连城在旁边小声介绍:“姐夫,这个讨厌的女人,是我舅公的女儿,从小就欺负我妈!”

  柳红花指着门口的奔驰车,对着何月琴问:“院子里的这辆车子,是隔壁小海的吧?”

  “我前几天就听他们说了,小海这小子这几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都当上大老板了。”

  说话间,柳红花又看着叶枚勇,她先是“啧啧啧”了几声。

  “我说妹夫啊!不是表姐我说你,你好歹也是大家族里出来的。”

  “你这一次来参加我爸的寿宴,就不能穿得好一点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