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红尘来去梦一场

正文 第327章 大结局

红尘来去梦一场 梦里的仙人掌 12145 2020-03-26 21:24

  吃完早餐一行三人一起出门,这时候也算是一家三口了,还是老样子送小雪到校门口,然后我和杨树一起去公司。

  与平常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和杨树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在前面路口下车的事情,经过那里的时候我还看了一眼杨树,杨树笑着回应我,然后就把车开进了公司的地下车库。

  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上班,我们在地下车库里还碰到了好几个别的部门的同事,他们都笑着和杨树打招呼,然后看到一旁的我,有些皮笑肉不笑的问候了一声,“好巧啊。”

  职场上大部分人就是这样,对于在公司里有地位有身份的人,他们就是各种巴结各种讨好,但是像我这样既没有可靠的背景,又不是公司的高层的小角色,他们看到以后表面上热情,背地里还不知道如何谈论和评价我呢。

  不过我早就看开了,不在意这些闲言碎语,做好自己的事,做好自己的人就可以了。

  我早前就听说过有人在背后说我和杨树不正当的关系,那个时候我和杨树还只是朋友,我听了以后很生气但是也没有过去打断和质问他们,甚至这件事情我都没有在杨树面前提起过。

  回到办公室里,因为一大早不知道干什么的缘故,我坐在这自己的座位上发呆,杨树看了看我宠溺的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在忙他自己的时候,我却闲得慌,忍不住想要找他说话,“你说公司里的人会不会猜测我们的关系啊,刚刚上来的时候好多人看到我们一起的。”

  “他们尽管猜测好了,我从一开始没打算瞒着,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和他们分享。”杨树依旧低着头,看都没看我,淡淡的说道。

  “额……你这个老板当得……够霸气!”我迟疑了一会儿,找了一个合适的褒义词形容杨树。

  对,没错,就是霸气,不管别人怎么看,毕竟生活和幸福都是我们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相信他也深知公司里一些人闲言碎语让人不快,与其去刻意逢迎,委屈自己讨好他们,还不如直接不要理睬那些人,反正除了工作,和他们也没有其他方面的瓜葛。

  交集就这么多,一天八个小时的上班时间,有的人还不一定能够见着一面,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枉费心神。

  杨树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忙他自己的事情,他在忙于工作,我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扰,于是也就乖乖地闭了嘴。

  我上班的任务很轻松,杨树有业务或者行程的时候我就帮他安排好时间,按照任务的紧急程度排列顺序,出差的时候就是跟在他身后,在他需要的时候做好后勤服务。

  这段时间杨树没有外出的业务,所以我本来就不多的任务就更加轻松了,除了整理一下杨树用过的或者将要用的文件,偶尔打扰一下办公室里的卫生,来了客人帮忙招待,然后就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学习和了解公司业务,有利于以后可以帮助杨树排忧解难。

  但是照我现在这个状态,文件是看不进去了,我现在唯一的乐子就是发发呆,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时候突然来了兴致会盯着杨树的脸看上半天,毕竟杨树的一张俊脸怎么看也看不厌。

  就在我盯着杨树的脸发呆的功夫,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收到一条沈轩寒发来的短信,我打开一看原来他在我公司楼下,现在想要约我见一面。

  突然想起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沈轩寒了,上一次见他还是在小雪生病的时候,在医院偶遇的,然后还幸亏有他帮忙,所以才得到了特殊的照顾。

  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他,这次正好给了我这个机会。

  为了不影响杨树,我准备悄悄地溜出去,没想到还是惊动了他。

  紧急情况下我随口扯了个谎,杨树也没太在意,我就走了。

  出了办公室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想要是杨树知道了我撒谎骗他就是为了去见沈轩寒,他会不会很生气。

  我懊恼地拍了拍我的脑门儿,或许我应该跟他实话实话,现在搞得好像去偷情一样,万一被逮到了,岂不是“人赃并获”……

  很快我便恢复了清醒,既然都已经骗了他了,那就别胡思乱想,还不如早去早回,这样我心里还能舒服些。

  下了楼,我找到了沈轩寒说的那家咖啡厅,在外面透过玻璃门就看到了他坐在里面。

  我径直走过去,“来了。”沈轩寒看到我,笑着说道,我冲他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我帮你点了一杯卡布基诺,好久不见,这段时间在忙什么。”我坐下来,沈轩寒喝了一口他面前杯子里的咖啡,笑着说道。

  “没什么可忙的,除了上班就是休息。”

  “对了,我上次说要你考虑到我公司上班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你过去我的公司,工资待遇杨树给你多少,我给你三倍!沈氏集团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我在这里挺好的。”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我记得我上次就已经拒绝过了,沈轩寒还是不死心,我不得不亮出我的杀手锏了。

  这个时候服务员刚好把我的咖啡送过来放在我的面前,我特意用左手端着卡布奇诺抿了一口,无名指上九克拉的钻戒引起了沈轩寒的注意。

  “你……”沈轩寒指着我手上的戒指,一脸惊讶地看看我又看看戒指,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嗯嗯,我订婚了,所以如果你愿意和我做朋友,那我们以后还是朋友,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感谢你上次在医院的时候对我和小雪的帮助,那次走得匆忙没有好好向你道谢。”

  这个时候沈轩寒已经听不进去我的话,“杨树!!!”吃惊过后,愤怒的情绪涌上了沈轩寒的心头,整个人脸部渐渐涨红,咬牙切齿的喊出了杨树的名字。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或许这时候沉默才是最好的选择。

  过了好一会儿,沈轩寒脸色好了一点,看得出来他在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他别得意,我不会轻易放弃的。”

  说完,沈轩寒就甩袖离开了,我有些震惊他最后的那句话,什么叫“不会轻易放弃”,我和杨树都已经确立关系他,他还想怎么样,况且我想我已经把我的态度和立场表现得很明显了。

  我看着沈轩寒离去的背影,心想这家伙脾气怎么这么大,也不知道……账结了没有。

  离开的时候经过前台一问,那家伙果然没有结账,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的,想赖掉这两杯咖啡钱……

  还好我上次在这叫连衣裙的口袋里放了一百多块钱,不然我真的要被扣在这里了,只能打电话找杨树让他过来赎我了。

  好吧,如果杨树过来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我刚刚撒谎骗他说去上厕所,结果就跑到楼下来喝咖啡了,岂不是实力打脸?

  我结了账回到公司,进办公室的时候总有一种

  心虚的感觉,欺骗了杨树,还好这一次只是见个面,沈轩寒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然我可不知道要怎么向杨树解释。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翻看了一些文件,因为刚好喝过咖啡,所以现在整个人都精神抖擞的,感觉浑身有使不完得劲儿,于是我就动手把办公室里所有的大小物品都擦了一遍。

  在我刚好擦完的时候,下班的铃声就响起了,好像这个时候杨树才注意到我在打扫卫生,刚刚磕磕碰碰声音也不算小,那家伙居然完全不受影响,我也是服了他的抗干扰能力。

  下班了,杨总裁总算从疯狂的工作状态下脱离出来,两个人经过商量以后决定今天去食堂吃饭,主要是我的强烈要求,因为我有些怀念食堂阿姨做的饭了,讲真还挺好吃的,公司的食堂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食堂。

  谁知道杨树平时几乎不去食堂的,这一次去把食堂里所有的员工都吓着了,他们看到杨树过来用餐,都变得有些不太放肆,拘谨了很多。

  就连看向我的眼神里也更加多了一份探究的意味,今天中午的食堂里全程都很安静,安静到几乎只能听见音响里传来低低的音乐声,偶尔有几个人交头接耳,也是很小声。

  我和杨树感觉到氛围的诡异,不约而同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十五分钟,一大份米饭还有很多菜,我居然在十五分钟之内全部吃完了。

  “为什么大家今天这么奇怪?”回到办公室里,我忍不住好奇的问出了我的疑惑。

  “可能是因为我很少去食堂吧,今天突然过去大家都变得拘束起来。”杨树解释道。

  “哦哦~”我也没多想。

  杨树吃完饭很快就进去了工作状态,他坐在他的办公桌那里认真的工作起来,我还是无所事事的样子。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百般无聊的情况下决定睡会儿午觉,结果发现什么姿势趴着都不舒服,突然想起其他同事都是在公司宿舍休息的,我因为来得晚而且又有些特殊的缘故,所以没有分到宿舍。

  “杨总,我没有地方睡觉怎么办?这样趴着好不舒服的。”我一只手支着我的脑袋,看着杨树说道。

  “……唉……”杨树先是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然后便叹了口气。

  “那边有一个小仓库,里面放了一些书籍和文件,下午我让人过来整理出来,给你做卧室用来休息。”杨树指了指他对面的方向,说道。

  “真的吗?那就谢谢杨总了,我决定这辈子就跟定杨总了,对员工真的体贴入微,这样的好老板上哪儿找去。”我兴奋地一下子来了兴致,跑到杨树指的那个房间里看了看。

  对面的百叶窗是关着的,房间里面有些黑,我摸索着打开了墙壁上的灯,随着灯光亮起,屋子里的一切映入眼帘。

  房间不小,比起杨树的办公室,大概一半那么大,三面墙的下半部分都是镶嵌着书架,上面放了很多书,还有一面墙是一个很大的落地窗,百叶窗帘关系到,遮住了大部分的光亮,只是有一点点零星的光亮照进来。

  装修风格和杨树的办公室一样,低调而奢华,上半部分的墙上挂了一幅画,一副山水画,一副字画,还有一面钟。

  书架上的书籍和文件摆放得整整齐齐,我来了也有一个月了居然没有发现这边还有一个这样的房间,简直就是公司里的世外桃源啊。

  “哇塞,这哪里小了,一点都不小好不好,我太喜欢这里了。”我看在门边上,转过身对离我五六米远的杨树说道。

  “你喜欢就好。”杨树笑了笑没有计较。

  喜欢,喜欢,我简直太喜欢了,以后我在公司里也有休息的地方了,中午就再也不用趴在桌子上睡午觉睡到手臂发麻,四肢无力了。

  我把这些小情绪都表现在脸上,我笑着跑到我的座位上坐下,心情大好的我看了一会儿文件就累了,然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是上班的铃声把我吵醒,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了,要开始上班了。

  下午的时候杨树的来了几个人,我还以为是杨树的客户或者合作商,结果发现原来是杨树通知过来重新整顿那间小仓库的后勤部同事。

  我很高兴,心里想着我马上就要拥有自己的小房间了,高兴的不得了在他们整理的时候我还一直在旁边殷勤地打下手。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房间被重新排布,里面多余的办公桌椅被搬走,家具公司送来了一张精致的实木的席慕斯大床,还有一整天崭新的床具五件套。

  窗帘也被换掉,呆板正经的百叶窗帘被换成了嫩绿色的双重帘子,整个房间里一下子就变了风格,之前压抑的氛围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温馨和浪漫。

  杨树很懂我的心,也知道我的品味,我比较喜欢小清新浪漫的风格,追求的是轻松愉快的生活方式。

  我尽心尽力地忙活着我自己的小窝,杨树看到也只是笑着摇头不管我,这个工作上的下午终于不像以前那样悠闲,我忙活了一整个下午。

  最后后勤部的同事离开,我就在最后打扫了卫生,看着自己的杰作,我满意的拍了拍手,迫不及待地想要给杨树展示我的劳动成果。

  我拉着杨树过去看了看我的房间,他一言不发只是笑着,只是我觉得这笑……笑得有些诡异……

  整顿房间花了两三个小时,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正纠结着要去哪里吃饭呢,结果柳汐汐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兰兰,今晚有没有空,陪我逛街啊?帮我挑件衣服呗。”

  不知道柳汐汐突然抽的什么风,一个不太爱买买买的女人怎么突然要拉着我去逛街了,我想了一下回道,“可以啊,不过请我吃饭。”

  “没问题,半个小时后你公司楼下,我等你!”柳汐汐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等下,你先去接小雪,你把她带过来,我要给你们看个东西。”我突然灵机一动,想到我辛苦了一个下午的劳动成果苦于没有人分享呢。

  “好。”

  挂断电话,我得意地笑了笑。

  我告诉杨树等下要去陪柳汐汐逛街,提议等一下小雪来了以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去,他什么都没说就答应了。

  爽快!就喜欢和这样简单粗暴直截了当的人做朋友,额不对,是……做男女朋友。

  因为自己下班,所以外面同事们都已经离开,整个楼层就只剩下我和杨树两个人,**静了有些不习惯。

  我走到杨树身后,看到他还在看着他的文件,我也是醉了,简直就是工作狂中的工作狂啊。

  我无聊得紧,所以就在他后面骚扰他,他一副正人君子不受影响的样子,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感觉自己太失败了。

  “额,今天我见过沈轩寒了。”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把今天上午和沈轩寒见面的事情告诉杨树,我不想对他有任何的欺瞒。

  “嗯。”杨树没有一点惊讶,仿佛早就知道似的。

  “你怎么不问我在哪里见的,为什么要去见他?”我很惊讶杨树淡定地表现。

  “上午你出去上厕所的时候,至于为什么要去见他我想你自然有你的道理。”杨树说。

  “……”原来他都知道,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突然暖暖的,没想到杨树这么信任我。

  “你不生气?”我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其实心里是有些期待的,期待他给我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过来点。”他还是笑着,好像没太在意的样子。

  “嗯?”看到他低头认真翻阅资料的样子,我没有丝毫的戒备。

  “你想知道答案?”他继续问道。

  “是啊。”我凑过去,点了点头,好奇他看什么看得这么依依不舍。

  他点了点头,然后在我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夹,侧过头在我唇上轻轻一啄。

  瞬间的温热感,停留时间不到一秒钟,“好了,这个答案可还满意?”

  我感觉被雷劈了一般,那一瞬间全身僵硬。

  我居然还傻傻的“哦”了一声。

  我被他这一吻有些吓到,怔在那里忘了动弹,突然敲门的声音响起,这个时候已经下班十几分钟,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呢。

  我吓得站起身转过去,背对着杨树,杨树倒是相当的淡定,“请进!”

  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人,“你怎么来了?”杨树的声音有些冷冷的,我背对着所以没看见来人,我疑惑地转过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好久不见的身影。

  林陌陌心情不是很好,表情阴郁眼神充满了仇恨,一看就知道没好事。

  “我来看看你的未婚妻。”回答杨树的问话,林陌陌强装出来的微笑,看着有些吓人。

  “看过了?你可以走了!”对于林陌陌我一向的态度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她,她若是非要找上门来,那么我也没必要对她客气。

  看她来势汹汹的样子我就知道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我当然没有好脸色给她。

  “杨树,看到了没有,这才是她的真面目,你别被她平时在你面前为装出来的深情善良的样子给蒙蔽了,她就是一个手段低劣行为不检点的**!”林陌陌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到最后直接破口大骂。

  我被林陌陌骂过的次数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跟她牵绊拉扯的这些年,我身心俱疲。

  杨树自然不会听信她的话,他担心我动怒反而过来安抚我,“我爱她,我已经认定了她就是我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你不要再费尽心机拆散我们了。”杨树把我圈在怀里,用手为我温柔的整理有些凌乱的发丝。

  听到他的话,我的眼睛里能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汽,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流泪,可是好像控制不住,我想我终于看清了杨树的内心,是和我一样的坚定。

  林陌陌看到这番景象,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拆散我们,于是重重的摔门离开。

  我在杨树的怀里待了一会儿,门外又响起一阵敲门声,随即又听到了小雪的声音,“妈咪,我们来咯!”

  我连忙擦去泪水,柳汐汐带着小雪进来,我整理好情绪,然后给她们展示我今天下午的劳动成果,她们看到以后纷纷给我点赞,柳汐汐直言要跳槽到杨树公司给杨树打工。

  给她们展示完毕,一行四人挑了一个餐厅吃饭,说是柳汐汐请客最后还是杨树结的账,杨树说了一句很有风度的话,“一起吃饭哪有让女生结账的道理。”

  对此柳汐汐表示羡慕嫉妒恨,顺便把我的左手强行抢过去,说要看我的求婚戒指,果然是大老板,九克拉钻戒,怎么也得十几二十万吧。

  后来陪柳汐汐逛街,她说明天有一个重要的约会要去赴约,所以要认真的打扮,让我帮她挑一件合适的裙子,看起来淑女一点的。

  最后挑中了一条粉红色的连体裙,衣服全身没有过多的装饰品,简单而又清新,穿上整个人都会年轻很多。

  本来只是陪柳汐汐逛街的,后来杨树非要催我也选一件,说我也很久没有买衣服了,明明上次参加酒会的时候都买了一件礼服。

  最后杨树以礼服平时不能穿出去上班或玩耍为由,催着我又去挑了一件正红色的长裙。

  小雪抱怨自己很久没有添置新衣服了,接着我们又去童装店给小雪买了两身衣服,最后都是杨树结的账。

  逛完街柳汐汐自己开车回家,我和杨树小雪三个人也会到了家里。

  小雪还因为自己添置的两套新衣服心情美美的,在客厅里把衣服在身上比划了好几遍,最后我实在是受不了小丫头的臭美,自己去了楼上洗澡。

  我回到房间里,想起今天幸福的一天时光,也忍不住弯了嘴角,洗完澡出来,看到小雪坐在床边上等着我,见我出来立马把我叫过去说有事和我商量。

  “妈咪,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自己睡了。”

  “嗯?怎么突然有了这么高深的觉悟,决定要独立了?”

  “哪有嘛,人家一直很独立的好不好,我都已经上小学了,如果还和妈咪一起睡,被别的小朋友知道了,不笑死我才怪呢。”

  “那好啊,从今天开始,你就睡别的房间,让杨树叔叔给你整理出来一间房。”我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说道。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还睡这间房,妈咪你去别的房间睡。”小雪连忙摆了摆她的手,纠正我的“思想错误”。

  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小雪,这丫头肯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吧,不然怎么会突然有这么荒唐的想法。

  “我没太懂你的意思。”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就是我还睡这里,你去杨树叔叔的房间睡,然后你们两个人早点给人家添一个小弟弟!”小丫头有些急了,满脸通红地给我解释道。

  什么?小弟弟?

  这是什么情况,杨树你个混蛋,到底和小雪说了什么???

  望着隔壁的房间,我脸色有点红,虽然已经有了小雪了,可以哪一个女孩不憧憬爱情呢,更何况是我。

  一场人生一场梦,人吗,总有一些活着的理由,一切我觉得只剩下小雪了,现在有多了一个。

  活着真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