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哈血虽二能逆天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夜袭

哈血虽二能逆天 竹不息 4589 2020-09-09 10:10

  科奇村中,顾帆和魏千依一前一后的走着。

  “顾帆。”

  顾帆缓缓停住了脚步,落脚踩雪的吱呀声消逝后,周围忽然寂静。

  他的心在魏千依这里,自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觉得心中已经种了下了一颗种子。

  “一起走吧。去看看师傅他们在干嘛。”魏千依走到了顾帆的身边。

  “嗯...好。”顾帆以为魏千依会问他刚才的事情。好在她没有问,如果她问了自己真不知道怎样去回答她。

  两人一路无言,并肩回到了兆灼的雪屋。

  刚一开门,一个黑影忽然跳了出来。

  惊得顾帆赶忙将魏千依护在身后,定睛一看原来是小黑。

  小黑看着顾帆,仿佛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渴望。

  “大哥,你可算回来了!下次出去一定带着我!”小黑哭丧的说道,语气中透着无奈。

  “咋的了?”

  “你自己进去看看吧。”

  顾帆闻声带着魏千依一同进了雪屋,里面的场景让他俩无语。

  屋子里面造的是乱七八糟,酒袋四处撇着,食物的骨架都已经堆积起了一个小山。

  兆灼的雪橇犬们互相依偎着靠在一处角落之中,一个个眼神可怜巴巴的。

  而老爹和大爷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冰床上呼呼大睡。

  两人又钻了出来,看着已经炸毛的小黑,顾帆问道:“咋回事啊?”

  “艾玛,你是不知道啊!这两货在雪屋之中发现了一个酒库,这家伙跟疯了似天天喝啊。完了也不出去,这给我憋的,不知道西伯利亚战狼每天都遛弯吗?!这就是我打不过他俩,要不我肯定削他们一顿!”小黑滔滔不绝的诉起了苦来。

  “它嗷嗷啥呢?”魏千依看着面前不停叫的小黑不解的问道。

  “没事。你在门口等会吧,里面酒气太大了,开门正好放放味。”说完顾帆就钻了进去。

  “老爹,大爷,起床了。”顾帆怼着他俩喊道。但这两人仿佛睡死了过去似的咋招呼都不醒。

  顾帆无语的看着地上的酒袋,忽然有了想法,清了清嗓子“有人偷酒了!快起来啊!”

  这喊声一出,顾剑城两人忽悠一下的坐了起来,齐声喊道:“在哪呢!”

  “在这呢!”顾帆看着他俩无语的说道,虽然知道这两人平时喜欢喝两盅,但没想到竟然也是个酒蒙子。

  “小子,你回来了啊。”顾剑城打着哈欠说道。

  “回来就行啊,我在睡会。”顾剑离看没有偷酒的,说着就要继续睡觉。

  “大爷,老爹。兆灼爷爷也回来了。要是他俩知道你们把他的酒都喝没了...”

  顾剑离猛的坐了起来,两人赶忙跳下来,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

  顾帆看他俩起来了,自觉地给他们让出地方来,自己出了雪屋。

  “我去,这酒袋咋整啊?”顾剑城看着地上四落的酒袋焦急的问道。

  “没事,把它们都装回去。”

  “好主意!”顾剑城俩人赶忙把那些酒袋丢塞回了他们发现的小酒库中,免得兆灼发现。

  很快俩人就收拾好了屋子,若无其事的出来。

  “这次行程你们感觉怎么样?”顾剑离问道。

  “还好吧,爷爷教了我们一套棍法。”

  “迷猿棍和穿龙棍吧?”顾剑城抢声道。

  顾帆两人一齐点头。四个人闲谈了几句后,兆灼也饮完了袋酒。

  从雪屋出来见他们正在门口闲谈,就朝他们走来。

  顾剑城哥俩见兆灼回来若无其事的迎了过去,几人寒暄了几句就一同回了雪屋。

  好在他们哥俩收拾的利索,兆灼也刚好饮了些酒,回了屋子也没细看倒头就睡。

  顾帆他俩被顾剑城哥俩领出去在外面练了一下午的基本功。

  太阳走完了今天最后的行程,蓝天也换了上夜装。

  夜渐渐入深,科奇部落村中的居民都进入了梦乡。

  在科奇村外附近,有一伙约莫五十余人的雪橇队停在了那里。

  他们手中各自抄着不同的家伙,小心谨慎的聚集在了一起,向沉睡的科奇村缓缓移动。

  虽然他们的脚步轻盈,但还是丝毫减缓不了冰雪被挤压发出的吱呀声。

  在科奇村的外围,花丘见已经靠近村子便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大家各自分开埋伏在各个雪屋的门口,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就叫喊吸引他们出来。”

  众人闻声迅速分开去埋伏在了大部分雪屋的门口,一切妥当之后就叫喊声连天。

  雪屋之中正在沉睡的科奇人一个个被惊醒,慌忙穿了衣服出门,但在他们出门的一瞬间就被爱基人用利刃将他们尸首异处。

  在梦乡中的顾帆和魏千依也同样被叫喊声惊起。

  “老爹,老爹。”顾帆扒拉着顾剑城喊道。

  “去,睡觉呢”顾剑城不耐烦的答了一声便翻身过去继续呼呼大睡。

  顾帆和魏千依无语的看了看他们,一个个酣声震天,好似都快盖过那屋外的吼声了。

  “你在屋中等着,我出去瞧瞧。”顾帆按住魏千依示意她待着,完了自己轻手轻脚的到了门口。

  他贴着门隐约的听到外面有微弱的呼吸,心想外面一定是有人埋伏。

  于是后退一步,蓄力一脚踹开门,自己快速滚身而出。

  门外伏击的两人被突然踹开的门惊了一下,等自己手中的斧头劈下时,顾帆都已经滚到了门外。

  两人愣了一下,赶忙抬起斧头就朝顾帆顾帆砍去。

  顾帆见他们举斧,快速上步一记双龙出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爆了他二人的喉结。

  随着他们的尸体瘫倒在地,顾帆俯身示意里面的魏千依不要出门,然后就关上了门。

  顾帆抬身一看就见外面已经不再是白天那样洁白的雪地,而是遍地尸首,雪染四周。

  他抄起地上那两柄斧头,将左手的斧头丢掷出去,砍倒了一个正准备杀人的爱基人。

  然后手持单斧杀向众人,所挡之人皆变为斧下之魂,一时间无人敢近。

  爱基人们被突然杀出的这个少年惊骇一个个都畏惧的退到了花丘他们几人身旁。

  这时,科奇人们也整好人员,但伤亡惨重,只有约莫十多个人壮丁了。他们簇拥的站在了顾帆身后与花丘对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