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学习让我成了暴发户

正文卷 第八章 突发

  母女两大包小包的买了一大堆,然后就钻进了一家湖南菜馆。

  吴英来城里好几年了,外出到了饭点,最多吃些快餐的粉面,下馆子的次数屈指可数。

  餐馆是那种比较平民化的,两人坐下之后,就有服务员把餐单拿了过来,吴英忙推到了薛甜的跟前:“甜甜,爱吃什么就点,咱们娘两难得一起出来吃饭。”

  薛甜摇头道:“不行,咱们一人点一个才行!”

  吴英推脱不过,也欢喜与女儿的贴心,拿起菜单就看了起来,魔都的餐饮要贵得多,就像普通一道松鼠鱼就要六十八块钱,吴英也看出来女儿喜欢吃酸甜口的,就点了一道松鼠鱼。

  薛甜接过菜单点了一道红烧肉,一个蘑菇青菜,外加四碗米饭。

  吴英知道女儿饭量大,并不觉得奇怪。

  这家饭菜的味道还不错,刚吃完饭,吴英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吴英接起电话,那边传出姜太太焦急的声音:“吴英,你现在在哪里,阿昱摔了下,老何已经送他去医院了,你现在去医院看着他,我在京城,先生这会有会议,我们都过不去。”

  吴英忙答应道:“好的,我马上过去。”

  薛甜也听到了电话内容,起身付款,拿起大包小包,然后打开新手机的导航,输入医院的地址,让吴英坐上来。

  吴英不确信女儿能找到太太说的那个医院,但是听女儿说的头头是道,于是就安下心来。

  半个小时后,薛甜果然找到了那个医院。

  吴英道:“甜甜,你先回去,我上次看着少爷。”少爷还没吃饭,吴英还得找一个好一点的饭店买些饭菜,薛甜见状就道:“妈,你先上去,我去买饭菜,买了帮你送上去。”

  吴英看着自行车上挂着的几大包东西踌躇道:“那这些东西咋办,我先拿上去?”

  带着东西不好买东西,薛甜就让吴英先拿上去,又问清楚了门诊的名称,这才离开。

  吴英走了之后,薛甜打开手机的一个外卖app,搜索最近的美食,找到了一家港式的粥铺,档次和价格看着都挺符合姜昱这个大少爷的身份的,于是就调整好位置出发了。

  薛甜调转了下车头,朝着医院后面骑去,刚骑到后门的巷子口,就看到两个人男人,架着一个人超前小跑。

  薛甜看着奇怪就仔细看了下,接过一看,就看清楚了中间被架着的人正是她妈去找的姜昱。

  薛甜快速登了几下,加速度到了近前,结果就听到姜昱的嘴巴是用胶布粘起来的,双手被人死死地控制着,薛甜双眼眯起,加速骑车猛地就冲了上去,一车轱辘就撞了上去。

  把最侧面架着姜昱的男人撞了个人仰马翻,薛甜则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然后一把就把被另外一个人抓住的姜昱给拽住了。

  姜昱被人一拉扯,就转头去看,结果就看到了薛甜,双眼猛地瞪大,薛甜顾不上和他说话,扯着人就朝后退,朝着四周就喊了起来:“救命啊,人贩子抢人了!”

  这个巷子有些背,远远的可以看到几个人之外,就没见到任何人,薛甜不敢耽搁,正要拉着姜昱跑,结果,姜昱本身的腿就摔伤了,被拉扯间,站不稳,一个踉跄就摔在了薛甜的身上。

  薛甜虽然有前世的体术和军体拳底子,可她现在这具身体不给力啊,瘦瘦弱弱的,姜昱不胖,但是一米八几的身高,一下子压下来也有一百四五十斤,就在此时,被撞翻得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也缓过神了,看了下四周,猛地就冲上去,拽着姜昱。

  薛甜见状对着其中一个人就发狠的踢了下去,也不知道踢到哪里了,那男人疼的发出杀猪般的吼叫,钻心的疼,可就算这样他也不放手。

  薛甜也不放手,拉扯间,另外一个男人干脆一把抱起薛甜,薛甜才八十多斤,一下子就被抱起来,薛甜一手拽着姜昱,另外一只,对着后面男人的脖子就狠狠挠了上去。

  瞬间就出现三道深深的抓痕,血就渗出来了,那狠厉的劲头,一下子就把两人给吓着了,可是薛甜这还不算完,在两人拉扯抱着他们两个往车上走得时候,薛甜各种抓咬踢,看着比饿狼都凶狠。

  姜昱都被吓到了,却也下意识的跟着薛甜一起反抗,这一耽搁,就有人出现了,喊了起来:“哎哎哎,干什么呢?”

  薛甜忙喊道:“报警,快报警,人贩子!”

  就在此时,那两人也顾不上疼痛了,扯着两人就上了面包车。

  刚一上车,连车门都没关上呢,车子就像离铉的剑一样,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四人挤上车,还没站稳,薛甜根本不给这些人时间,对着还抱着自己的男人的太阳穴,一拳就打了上去,那男人眼前一黑,晕乎乎的浑身就软了,薛甜乘机爬起来,一脑袋撞在了刚把门关好的男人后背,把人一下子撞在了车门上。

  薛甜使了全力,就听咚的一声想,脑袋撞在了车门上。

  薛甜一把把人拉扯开,去拉车门,被袭击了太阳穴的男人,手里不知道摸了个什么,强撑着爬起来一把捂在了薛甜的口鼻上。

  薛甜在闻到刺鼻的气味瞬间就闭住气,对着后面的男人的脸就是一胳膊肘子,那男人除了要命的疼痛之外,还清楚的听到自己鼻梁骨锻炼的声音,他却不敢松手,硬撑着捂着薛甜口鼻。

  薛甜在吸入那些味道瞬间就知道这是麻醉剂,打完男人之后,就闭着眼睛顺势倒在了车里。

  姜昱,被另外一个人拉扯着,正在挣扎,看到薛甜倒在地上,和发狂的小兽一般,强撑着起身一把抱住了薛甜的腰,捂住薛甜口鼻的男人,赶紧也对着姜昱的口鼻捂了上去。

  三分钟后,车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两个人男人惨不忍睹,司机有些后怕的看着两人,脸上脖子上全都抓痕,衣服都被抓烂了,抓着毛巾的男人,带上还秃了嘬儿毛,头皮渗着血,看着太惨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