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伊洺

第三十章 海边咖啡馆

伊洺 鹿白RIVER 3673 2020-03-26 21:25

  和朱胜道别,和朱胜离别的时候说:好好照顾自己,我还是得感谢你陪伴我这么久。拍了拍朱胜的肩膀走了。

  母亲因为打击太大有点痴呆伊洺带着母亲远赴日本,在镰仓的海边开了间咖啡厅。

  人们都说,青春跟元气就是镰仓的代名词。这个古老的海滨小镇,被海和山环抱着,大海与浪花,令人心动。

  而镰仓跟海边咖啡厅,无疑是绝配。坐在海边,一边听海的声音,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海面,一边做着自己心爱的咖啡,看看一旁的母亲,劳碌了一辈子,是该让她享受下人生了。

  搭上一节电车,看到电车缓慢从人群车辆中经过,从两边都是房屋的狭小空间中穿过,整个过程相当令人享受,电车的车速本身相当的缓慢,和东京的其他地铁完全不同,而且他会穿过闹市区,不设围栏,两边就是行驶的车辆,它就好像专门设计成让人放下快节奏的都市生活,静静感受周边的事物一样,会带你穿越世间的繁杂,到达一个充满自由和美好的国度。这种感觉有点像进入了某部日本动漫场景,而眼前的画面也与日漫里的画面无异,

  下了电车推着母亲,走在在海边,看着跑者一个一个从身边经过,看着冲浪的人一次一次拿着冲浪板走向海浪,看着玩帆船的人一个一个回到岸边,连你也会感恩是何德何能才能沐浴在阳光中,吹着海风,享受着这周围的一切,就算你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地找个地方坐下,看着周围的一切就足以让你身心愉悦,没有遗憾。就这样在附近的海边走走停停,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就这样伊洺的静静的陪着他母亲看着夕阳落下。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陪着母亲过了一天有一天,后来伊洺同学问起他们是怎样分手的,现在的伊洺几乎已经忘却了7年前的眼泪,只记得也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那也是他最后一次送她,依旧清晰的记得天空里飘着沸沸扬扬的蒲公英,像是为他们的别离送行,他们都没有说话,送完了她,他独自行走了一天,直到晚上十点,走过一个公园,她们曾来过多次,那晚公园收留了他!当然也时常想起了她,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回去找她,毕竟这对彼此都好。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位陌生有熟悉的客人。

  伊洺:你怎么来了?

  紗莉奈:你把店开在这,不就是为了等我过来找你么?

  伊洺没说话,继续做他的咖啡,紗莉奈见他没说话便看看了菜单。

  紗莉奈:请给我来杯美式咖啡谢谢。

  伊洺停顿了下,本着职业精神但是还是接了单。

  伊洺:请稍等。

  紗莉奈一直等到了店里打烊,而伊洺也在拖地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

  紗莉奈: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喜欢看海了,虽然浪声虽然嘈杂但是内心却很安静。

  伊洺没吭声看着她给她续了一杯,自己也端了一杯走到面前。

  伊洺:师傅他。。。

  紗莉奈:走了,你最后一次探望他的两周后就走了。

  伊洺想过去给师姐一点安抚,告诉他失去父亲的痛苦并不是她一个人在承受,但还是算了。

  紗莉奈看了看海转回了头咽了一口咖啡,深呼吸了一口气对伊洺说。

  紗莉奈: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伊洺一边拖地一边回答:嗯,你说。

  紗莉奈放下了咖啡杯,食指咖啡杯上来回滑动:我来是代表我父亲表示来道歉和补偿的,当年是父亲设计陷害你被打伤腿以及被骗了钱只为了让你回来。

  伊洺忽然停顿了下来,可是没一会有继续拖着地,没说话。

  紗莉奈食指在咖啡杯上来回滑动的时候更加用力不时的传来“滋”的声音:你大可放声大骂,换做是我也接受不了。

  伊洺拖到了最后一个角落,站了起来,看了看紗莉奈,他从未见过师姐如此的被动。

  放好了拖把,店里只剩下他们两,伊洺顺手拿起了烟灰缸,坐到了紗莉奈的对面递出了一只烟问道:抽么?

  紗莉奈看着伊洺,有点差异仿佛他毫不在意。

  伊洺见紗莉奈没要独自抽了一口烟看着海说道:师傅不愧是师傅,到死都还为家族背黑锅。

  紗莉奈听着笑了笑:看来,你知道的比我都多,父亲本来打算责备孙帅动手为何这么重,但是对方已经投靠了山口为了大局着想,父亲也就没再继续追究。

  伊洺没说话转入了新话题:你们打算要利用朱胜提供信息多久?

  紗莉奈一听吃惊看着伊洺回答道:欲望这个东西是填不满的,看他还愿意给山口出卖你多久。

  紗莉奈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以及不一样了,阅人无数的紗莉奈知道想知道一个人是什么样的看他的眼神就可以了,此时伊洺的眼神感受不到,气愤,无奈,伤心,甚至是任何感情,只有专一而深邃的看着玻璃外的大海,紗莉奈也明白了为何父亲买通了朱胜,却不去帮陷入种种困境的伊洺。

  伊洺:你咖啡快没了,我帮你再续一杯吧。

  伊洺刚转身离开走向吧台,紗莉奈站了起来问道:伊洺,现在叶会看起来越来越大实质上四分五裂各有算盘,再这样下去扩张的越大越危险,我答应过爸爸一定会照顾好他的事业,所以我想请你回来帮我?

  “叮--叮--”伊洺抬头看看摇动风铃,大海的浪突然平静了一会儿,转头端起了咖啡品了一口回答道:你知道么有人通过加糖改变咖啡的苦,但是只要烘焙的浅点味道就完全变了。

  紗莉奈:那是以前,现在的有的人就爱搅拌它倒掉它,不让咖啡师继续做咖啡怎么办?

  伊洺没回答只是继续在吧台忙着续杯,接着提着杯子慢慢走到紗莉奈的面前,将其中一杯放在了紗莉奈的手里。

  紗莉奈低头一看,一杯冒着热气刚泡开的红茶。

  紗莉奈笑了,伊洺笑了,就连海浪也“哗哗”的笑了。

  这个世界有两种力量一种是黑暗的,一种是光明的,黑暗的更快更强大,但光明的更持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