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不是冤家不相缠

正文 第159章 大结局

不是冤家不相缠 大小南南 8320 2020-03-26 21:25

  “我会给她们很多钱、珠宝,名牌服饰、包包,她们也都很听话。紫幽阁但无一例外,都会再或长或短的时间里,触犯同一条规定,然后我就会让她们走。”

  女孩好奇,同时也暗喜,叶韫这是在旁敲侧击跟她谈规矩了呢,她可不是那帮蠢女人,她绝不会触犯他的规定。换做她在他身边,一定是她先离开他,而不是他赶走她。

  “她们都想勾引我上床。”

  女孩大惊,他的规定,竟是不能跟他上床,那他要那些女人干嘛?

  叶韫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给她答案,“我把她们留在身边,是因为我觉得她一定在悄悄关注我,我要她知道,我不是离开她就不能活。相反,离开她我会活得更好。”

  叶韫笑了下,是什么会让一个近三十岁的男人依旧这么幼稚,爱情有时候让人哭笑不得。

  “她再次出现,我才知道,她完全没有关注我。她变成了一个母亲,一边抚养我们的孩子,一边追求自己的梦想,哪里有时间管我过得怎么样。一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多么可笑。这些年,她一直在成长,变得圣洁,伟大,而我,地位越来越高,财富越来越多,人却越来越平庸。我有时候,会希望她晚一点醒来。我甚至希望,她醒来后,会有那么一些缺陷,然后,我可以配得上她。”

  女孩不说话,好像这场谈话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叶韫把她嘴里的烟夺下来,和自己的烟一起在地上按灭。用纸巾包起来。

  “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不,比你还要小一两岁的时候,她抓住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拼命地追求纯粹的爱情,追求崇高的梦想。爱情我会给她,如果老天有眼,梦想也会属于她。对了,她现在叫林初夏,你如果关注中国当代画坛,你应该知道这么名字。生命宝贵,不要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

  叶韫说完站起来,“不早了,你应该早些回宿舍。我也要走了。”

  女孩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好像领悟到了一些东西。

  第二天,她在网上看到一个视频,叶韫宣布辞掉叶氏集团总裁一职,并表示,要把他名下叶氏集团超过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捐赠给某慈善机构。

  也澄清了关于初夏是否是他和丽莎婚姻中的小三,他这样说:“我们在十八年前就相识,在十年前就相爱。她是我迄今为止,唯一爱过的女人。我想,终我一生,我不会再爱其他的女人。我和叶丽莎小姐的婚姻完完全全是个错误,离婚是迟早的事。林初夏从未有任何破坏我们婚姻的言语和行动。针对媒体对她的攻击和污蔑,我将采取法律行动,为林初夏小姐讨回公道。”

  初夏醒来,就在病房里看电视直播。她跟她母亲报平安的时候,林太太告诉她,叶韫来过了。在她房间待了两天两夜。初夏“哦”了一下,就把电话给恩恩,让她和外婆说话。

  而顾兴给叶韫打电话,是在新闻发布会之后。他想知道,在不确定初夏会不会好起来的情况下,叶韫可以为她做到什么程度。答案没有让他失望。

  叶韫详细问了初夏的健康情况,又问了恩恩,顾兴都一一告诉他。叶韫没有说什么时候去看初夏,顾兴也没问。这两个人要走到一起,还有一段距离。

  叶韫自己的公司在起步阶段,忙得昏天暗地。期间叶氏集团总裁一职一直空着,暂时还是周子婷代理。集团上上下下,从股东到高管,到叶韫的左右手,不知道组团请了叶韫多少回了,让他回到叶氏继续当他的总裁,叶韫死活不答应。那帮平日里总是跟他作对的老古董老顽童老狐狸们,不得不在叶韫面前低声下气,叶韫沉寂对他们提出诸多要求,他们不得不对他作出各种让步和妥协,叶韫在享受完他们的让步和妥协外加各种毕恭毕敬的待遇后,终于还是——不答应。最后,叶太太朱韵玲不得不亲自出马。她来,叶韫自然还是要礼让三分。只是,他依旧不愿意再回去。朱韵玲知道,叶家对林秀梅和叶韫都有亏欠,最后,她作出了她最大的也是极限的让步,她说,会在家族聚会上,承认朱韵玲叶太太的身份,也承认叶韫长子的身份。叶韫这时也不得不震惊了。这个女人,他在心里敌视了她一辈子。回头想想,这种敌视和对叶晴、叶岚的敌视不一样,他敌视叶晴叶岚,多半是因为他们敌视他,而且他压根就没把那姐弟俩放在眼里。对朱韵玲,他敌视她,却也敬佩她。平心而论,叶家对朱韵玲亏欠更多。是他父亲叶全的错误导致朱韵玲一生在叶家的尴尬地位,可是她依旧在尽自己的全力维护这个家的利益。虽然她私心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她能力也有限,可是她有自知之明,也识大体,知道怎么把利益最大化。她的存在,对叶家是福。

  “为了叶家,我也算是尽心了。就算你不为叶家着想,也要为下面千千万万的工人着想。你父亲若在,也不会愿意看到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叶韫惭愧,“我会考虑的。不过,我得做成一件事,还得得到那个人的同意,才能回叶家。”

  朱韵玲当然知道,他说的“做成一件事,得到那个人的同意”是指追到那个叫初夏的女人,再得到她的同意。叶韫离开叶家,不过是为了向初夏证明,他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权力和地位。她一天不回到他身边,他就一天不回叶家。

  初夏辗转在法国和中国两地,忙着转移事业中心。恩恩暂时在南鹿乡,跟着他外婆。她会每天跟妈妈通话,也会每天跟爸爸通话。妈妈和爸爸都有一些奇怪的习惯,就是会问她很多问题后,比如有没有听外婆的话,几点钟起床,早餐吃了什么,有没有和小朋友吵架,问完之后却还不挂电话。次数多了,她就问她外婆,爸爸妈妈这是在做什么。外婆告诉她,爸爸想知道妈妈的情况,妈妈想知道爸爸的情况,可是他们都不好意思直接问对方,就想来问你,问你也不好意思啊。恩恩恍然大悟,大人们为什么会这么害羞啊,真是连小孩子都不如。

  于是,再后来,只要爸爸打来电话,她就会主动说起妈妈,只要是妈妈打来的电话,她就主动说起爸爸,把她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他们彼此。

  有一天,她告诉叶韫,“爸爸,妈妈说要接我去法国,我该上幼儿园了。可是,我不想去,我想和爸爸妈妈都在一起,还有外婆。”

  叶韫说:“恩恩,爸爸不会让你无法国的,你放心。”

  三天后,巴国巴黎一家顶级酒店的打听,正在进行一场慈善拍卖。因为老师推荐的关系,初夏也拿出了一幅精心准备的作品。不过在一众殿堂级的拍卖品中,她的作品是在不打眼,不过是意思意思下,纯属为慈善事业做贡献。

  拍卖会进行的时候,她还在自己的画室埋头工作。

  然后电话就响了,是助手打来阿芙的。

  小姑娘又惊又急地对她说:“林姐,你快来。你的画已经被拍卖到一百五十万美金了!”初夏的手机差点掉下来。这是什么情况?那不过是一幅小作啊,什么人这么挥金如土。

  “现在还在增加。按照规定,上了一百万,你本人就应该出现交给作品了。林姐,快快,再不来你就把拍卖行各主办单位及各位前辈包括中标的土豪得罪光了。”阿芙急得快要哭了。本来,作品卖个好价钱是件好事,可是如果初夏赶不到,那好事就变成坏事了。

  初夏匆匆换了条像样的裙子,穿上高跟鞋。拦了辆的士,在车上把绑着的头发放下来,快速梳理了几下。然后打开化妆盒,微微扑了点粉,画了眼线,抹点口红。然而觉得准备好了,心情稍稍放松。这里离酒店不远,就算竞拍结束,如果她没到,主持人会想办法拖时间,应该没有大问题。突然,她好像想到什么。竞拍到了一百五十万美金,还在继续增加?难道……下一秒,她有快速打开了化妆盒,速度往脸上加粉,打眼影,刷睫毛膏,左看右看,总觉得自己不如以前漂亮了。裙子也没选好,鞋子也不搭。

  赶到酒店,阿芙看到她大松一口气,然后飞奔过去,“林姐,不得了啊,竞价已经达到五百万美金。这是本场拍卖会一场大戏啊。”

  初夏差点没站稳,阿芙领着她急匆匆地往大厅楼上赶,在哪里,可以看到拍卖会的全景,却不会被发现。

  初夏看到了,竞价的两个人,一个是最近在猛烈追求她的巴黎富商斯宾塞,另一个,是叶韫。马上就六百万了,初夏没有为自己的作品卖到高价而开心,反而很……心疼。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拿出手机拨通叶韫的电话。电话通了,她却没有看到他把电话拿起来,而是任它通着。四年前,他为她拍下那幅蜀锦,一模一样的场景。他不听电话,竞价还在继续。接下来,该发短信了。她挂了电话,给他发了条这样的短信,“你把钱都花了,拿什么养我和女儿?”

  果然,叶韫不再举牌,竞价定在七百八十万美金,斯宾塞赢得拍品。不是全场最贵,但是堪称最大惊喜。

  初夏上台,亲自把画交给斯宾塞,恭喜他赢得竞拍。在行吻脸礼的时候,斯宾塞在她耳边轻语,“你才是我的终极竞拍目标。”初夏保持着微笑,却紧张地瞄向台下某一个方向。

  程序走完后,她回到休息室,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不是解渴,是压惊。她后悔,为什么要发那条短信,不但为他省了钱,还便宜他了。说好的要等他来追自己,说好的要使劲折腾他的,这下全泡汤了。

  有人敲门,却没等初夏答应,已经进来了,敢情刚才敲门就是做做样子。

  初夏看到他,慌乱间不忘逼着自己做出一副骄傲的样子,她想虽然发了那样的短信,可是得想办法抵赖掉。她于是好整以暇地等他开口,反正他说什么她都不承认不答应就是了。

  下一秒,叶韫就把她拉到怀里,抱紧了她。她本能地挣扎,“你放开我。”

  哪里挣脱得了,叶韫抱着她丝毫没有松懈的意思。

  “小妹,别闹了,我们留着精神准备结婚吧。结婚要准备好多事情呢。”

  什么?这就算求婚了?她还没答应呢。

  “谁要跟你结婚了?”初夏反呛。

  叶韫笑笑,似乎根本没把她的反问放在眼里,“你刚才都向我求婚了,你休想抵赖。”

  初夏继续发力推开他,依旧是白费功夫。

  “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快的。我欠你太多,我应该卯足干劲,追你三年五年,让你把我折腾够了,再结婚。可是,我们有了恩恩,恩恩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们总得给她上户口吧。所以,我们先结婚,结了婚,你再慢慢折磨我,好不好?”

  初夏在他说话的时候,渐渐停止挣扎,只是嘴上还不愿意服软,“哼,我才不会相信你。”嘴角的笑意,已经出卖了她的心动。

  叶韫从口袋里拿出一枚Tiffany的戒指盒,初夏当然认得,这是四年前的那枚。换成别的,她还不乐意呢。

  “本来,想拍下那幅画,和这枚戒指一起,向你求婚,可是夫人的那条短信,火药味太重,我不敢不听。”初夏瞪了他一眼,她还不是他的夫人呢,可是,心里满是甜蜜,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笑一场。

  “再说,谁叫那个法国佬套自不量力,敢和我抢老婆,我让他陪了夫人又亏钱,亏死他。”

  初夏强力忍住,才没有笑出声。

  叶韫单膝跪下,“小妹,嫁给我吧。虽然很惭愧,我没有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你想要我成为一个画家,我辜负了你的梦想。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辜负你的爱情。我会用我全部的余生,给你平等、自由、生死相依的爱情,尊重你,守护你,陪伴你,一直到老,到死。如果这也是你想要的,就答应我吧。”

  初夏眼中含泪,看了看他,羞涩地看向别处,然后把右手伸给她。

  叶韫欣喜若狂,颤抖地拿着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然后放在嘴上,无比宝贝地亲了亲。

  他站起来,注视着她,眼睛湿润了。“小妹,我爱你。”

  初夏红着眼,“你不会是因为知道我做的那些事,觉得愧疚了吧。”

  叶韫心疼地捧住她的头,“你看你,才刚答应嫁给我,就开始折磨我。是不是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你才相信我。”

  初夏孩子气地抿了抿嘴,手放在叶韫胸口上,“你先替我保管着,哪天你要是真的对我只剩下……愧疚了,我就……”她想说我就把它挖出来,最后还是改成,“我就……也没办法了。”

  叶韫把她的手挪到正确的位置,那里正是心脏跳动的地方,“这颗心,此生只为你跳动,不是愧疚,不是感动,是爱,纯粹的爱。”

  他俯身把她吻住。唇舌相缠,是久违的甜蜜。

  本来只是一时情动,没想到越吻越深,越吻越不想放开。这一吻,仿佛两个人都等了大半辈子,他们都听得到对方的心跳,都感受到对方在颤抖。这不是两个成年男女的吻,是少男和少女的吻。是浓烈的爱激发的情*欲,此刻,他们只想和对方融为一体,再也不要分开。

  门突然被推开,初夏连忙推开还想继续的叶韫。两个人看着一脸惊讶的斯宾塞。

  “你们……?”斯宾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韫迅速反应过来,一把把初夏紧紧搂在自己怀里,恨不得两个人变成一个人。然后用流利的法语说道:“啊哈,感谢您如此厚爱我妻子的作品,也感谢您为慈善事业慷慨解囊,我对您崇高的品质表示隆重的敬佩。”说话间,还不放抓起初夏的右手晃了晃,让对方看到她手上的戒指。

  在斯宾塞目瞪口呆中,他伸出手来,斯宾塞也木然地伸手,两个人进行了短暂而诡异的握手。

  “我叫叶韫,是林初夏的丈夫。”

  斯宾塞持续惊呆中。

  初夏很不好意思又带点歉意地解释,“还没结婚,是未婚夫。”

  叶韫接着解释:“在我们中国,上了床就算是丈夫了。何况我们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

  初夏在他背后用力掐了他一下。

  叶韫不为所动,继续说道:“我们的婚礼会在近期举行,欢迎您到现场观礼,中式的婚礼非常的……有趣。”

  斯宾塞终于说了一句:“恭喜。”然后讪讪地离开。

  人走了以后,初夏瞪着叶韫,“你太过分了吧。”

  叶韫想做了错事的小孩,“对不起,可我就是想炫耀一下。我赢了此生最重要的比赛,我不得不得意忘形。”

  初夏心中又甜起来。

  叶韫把休息室房门反锁,再次把初夏搂住,攫住嘴唇,把刚才未完的吻继续下去……

  正文完

  感谢亲们不离不弃的陪伴,新作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当中。故事还是发生在S市,会有叶韫和初夏客串出场。请大家关注大小南南的新浪微博或加QQ229918921。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