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恐怖灵异 土夫子养成记

第二卷:九转地府 第三十章:又是迷宫

土夫子养成记 大兜小转 4760 2020-09-14 19:39

  我沿着水流上游走去,没走多远又出现岔道口了,这回是两条都往这河汇聚的,这让我再次傻眼,到底往哪走?

  无法确定方向,不得不停下来,我有些担心这里会跟那九窍玲珑转一样的迷宫,我这般瞎转悠走不出去,可我也找不出规律啊,更何况我连方位都弄不清楚了。

  往旁边一处平坦地上坐下,我觉得有些头晕眼花的,想来太费神了,用脑过度,精神疲劳了。

  理论上讲,只要沿着上游走,离开的把握是最大的,就是这知道要走多远,还有路通不通?

  休息了会儿,我还是打算先试试,实在不行返回墓里去,反正我进这溶洞一路做了记号,走回去还是没问题的。

  就这样我强提精神头,再次选了处继续走,可越走我心越慌,真如猜测一样,这里也是处迷宫,每隔一断距离,就分出现岔道,谁知道这循环哪儿是头?

  我想最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只要沿着上游走就行,就算这是处迷宫,也是处不平行的迷宫,只要走到头了肯定有出路,再说了,既然是迷宫,再大能大哪去?而且只要逆着水流走,肯定是不会迷失的,这也是跟九窍玲珑转区别之处。

  休息了会接着走,走到我头昏脑涨,筋疲力尽,该死的还没走出去,我都有些支撑不住了,两条腿都被水泡得没了知觉,任我一路大喊着大麻他们,这溶洞里只有回声,好像我是被遗弃了一样,没任何回复。

  可当我几乎要放弃时,终于走到头了,前头一下子空洞起来,水流的源头被一块平整的大石挡住,我一脚踏上去,人都瘫痪在地。

  我感到自豪,坚持不懈,这算是打破自己的潜能,得到蜕变般的成长吧!虽然肉体得到残忍的磨练,可此时我的心灵是满足的。

  紧绷着的精神一松,我只觉得困意袭来,忍不住想大睡一场。

  可这时黑暗中突然传来轻微的呼吸声,我急忙警惕起来,想摆出自卫动作,却觉得可笑,这黑暗中拿着冷光棒,不成活靶子了?吓得我赶紧扔掉。

  “张远同志,是你吗?”一道压低嗓门的声音传来,我一听是刘三眼的声音,

  我心里大怒,这帮狗日的竟然不等我,出去后要跟他们绝交!我没好气的回了句:“不是你张爷还能是谁?”

  确认了是他们后,我松了口气,虽然有些埋怨他们不讲义气,但心里还是安心了。我从背包里重新拿出一根冷光棒拧亮,却听到刘三眼急道:“快扔掉,赶快到这边来。”

  我有些懵,这什么情况?

  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却被一道黑影一把抢过手中的冷光棒,远远扔了出去,然后抓起我胳膊就往一边拉去。

  我感觉出是罗小姐,没有反抗的跟她走去,没走两步去一脚踏空掉了下去,还好罗小姐反应快,及时的把我拉住了。

  我感觉下面全是水,也不知道有多深,挣扎了几下就扳住石块爬了上来,罗小姐轻声说:“注意脚下,我叫你跳你就跳。”

  然后没等我回复,没走几步就叫我跳,我下意识往前蹦,这回落脚是在石板上。

  每跑几步就跳了下,连着跳了五六下,罗小姐才停了下来,这时我摸到一面石壁,石壁上方大约一米左右处有个石洞,刘三眼和川毛在洞口把我拉了上去,还有一人一直没吭声,但黑暗中我能感觉出是大麻,好像他状态不太好,呼吸都很微弱。

  我刚想问大麻怎么了,却被罗小姐捂住了嘴巴,刘三眼跟川毛异常警惕的守在洞口边,手里都拿着家伙,严阵以待。

  看来他们是遇上情况了,也许也是被迫无法前来找我吧,这么一想,我心里好受多了。

  我摸了摸大麻额头,发高烧了,估计快四十度了吧,整个人都昏迷了,黑暗中我也一时不知道具体情况。

  足足等了十来分钟,却一点情况都没有,罗小姐他们也松了口气,刘三眼问我:“你怎么下来了?老实在上面呆着多好。”

  我听了莫名其妙,问:“什么上面呆着?你们离开一声不吭,你是想让我一人在墓里等死吗?”

  刘三眼疑惑的说:“什么离开?什么等死?”

  我气乐了:“妈的,要不是老子胆大身手好,独自一人离开古墓,现在还傻傻等那就真成傻冒了。”

  刘三眼不说话了,猛的伸手过来,吓了我一跳,不知道他想干嘛,却只感到他摸了摸我额头。

  “没发烧啊,中邪了?”

  我骂道:“你才中邪了。”

  这时罗小姐打开手电,用布蒙住,但这点光线对黑暗中已是很光明了。

  我见他们都一身狼狈,身上都湿透了,也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还有小木跟罗今哪去了?

  “你一人从石柱上下来了?”罗小姐问我。

  “嗯!”我点点头。

  “进入那溶洞了?”

  我又点点头,这种交流方式让我摸不着头脑,可罗小姐二话不说就扒我衣服裤子。

  “我靠!你要不要这么猴急?还有人呢!”我下意识说了句,却被罗小姐一巴掌拍我脑袋。

  刘三眼在边上也顾不得笑弄,急忙说:“别废话了,你快脱光。”

  一边帮忙解我衣服,一边说:“那暗河里很多水蛭,异常凶猛,别被吸成人干了。”

  这一听吓得我赶紧配合,脱得就剩条裤衩了。果然我发现我大腿以下挂了好多包,一个个跟鹌鹑蛋似的,吓得我赶紧用手去扯,却被刘三眼制止住了。

  “不能用手扯,受到惊吓这些蚂蟥会往你体内钻,用得火烤。”刘三眼说,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着,对着一个水蛭烤了下,那水蛭就从我大腿上掉了下来。

  我说怎么我感觉虚弱呢,原来被吸成贫血了。

  刘三眼一个个烤过去,掉下的水蛭川毛用一个装日明器的袋子装起来,足足有二十来只,这特么的吸了我好几斤血了。

  “你们怎么分开了?小木他俩呢?”我问刘三眼。

  刘三眼说:“我们没跟上,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在哪?我们进入溶洞后没走多久,就遇上了岔道,然后就遇上一种会发光的蛇,大麻就是不小心被咬了,我们慌乱下一通敌串,最后又回到了这里。然后没多久你也进来了。”

  “我操,你是说我们还在五行三十三重墓里?”这怎么可能?我一路是沿着上游走的,走了这么久,如果以石柱底部为水平线,这会儿我应该在几十米高处了吧,怎么可能回到这?

  刘三眼说:“不在墓里还能有另一处这般模样的墓?你看这石柱,外面那八口棺材,打死我也不相信这等工程的墓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

  这把我说懵了,这种程度的墓用大自然鬼斧神工巧妙另用而成,还是能让人信服的,但要说同一个地方修两个这等规模的墓根本不可能。但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拿过手电筒往外照了照,果然能看到几具造型怪异的棺材,这让我不得不面对现实。

  我查看了下大麻的状况,他是左脚根被咬了,还好刘三眼他们及时用绑带勒住了大动脉,罗小姐用一种特殊的针灸手段封住了大腿血脉,只是无法治愈,左脚膝盖以下都成黑的了,看来毒性非常强烈。

  “张远,你快拿主意吧,我们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就算出去赶到最近的医院也要半天功夫,大麻怕熬不到那时了。”刘三眼说。

  我也是手足无措,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截肢,切断毒源,防治扩散,而且看大麻左脚,就算现在送到了医院,恐怕这只脚也是保不住了。

  显然他们也想到这点,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可能已经切了,可我出现了,这主意就变成要我来做了,毕竟这里我跟大麻最亲近。

  “大麻哥!”我拍了拍大麻,想先弄醒他,可大麻只是喃喃了几句。

  我心里非常的纠结,这可是关系到大麻的一生啊,可不冒险就关系到他的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