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叁途

第379章

叁途 糯青团 4676 2020-06-29 13:47

  那面纱女人话音刚落,叶明就笑了一声,问道:“难道上官家主,就不担心自己家的上官氏,会被人伤到吗?”无疑,叶明说的正是那与郑微泷小组对上了的上官君逸。

“无妨,让我这侄子受点挫折,也好挫挫他那不可一世的锐气。”那面纱女人没有睁眼,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自己的面纱,随后在接过身边西装壮汉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说道:“开始了。”

就在那面纱女人说完之后,岑栋便大喊道:“离本轮开始还有十秒钟!十!九!八……”就在岑栋倒数这数的时候,场上的郑微泷一行人便随着上官君逸他们的拉开距离而跳开,但他们所跳跃而去的位置并不是与上官君逸相对的另一侧,而是这战斗台的四角,而郑微泷则是直接凭着自己的阴力将自己托浮在了空中,而在另一边的上官君逸见到了对方小组的阵势,便也立刻展开了自己的防御阵法,他自然知道接下来郑微泷小组准备做什么,郑微泷小组现如今要做的,正是想要在战斗刚开始就直接用己方的五人阵法来限制住对方的行动。

“布阵!”随着上官君逸的一声令下,在他小组里面的五人都从自己的口袋之中取出了一张符箓,并将其夹在了剑指之间,口中咒音同时响起,虽然只有五人起咒,但其声势却又百人之多!

“……二!一!开始!”正当岑栋一声令下,郑微泷方便毫不犹豫地开启了敕水神咒的雷凌之力!四道雷电从四角发出,全部都飞射到了在整个战斗台中央的郑微泷处,而郑微泷也取出了自己的灵道器,并直接将那七只擒龙笔全部合一,一把墨色太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随后他剑指一竖便将那墨色太刀横于胸前,只是稍稍念咒,那太刀的刀刃便消失在了那刀萼之上,全部朝着那正向着郑微泷飞来的四道雷电汇集而去,令全场人都感到兴奋的是,那墨色刚碰到那一道道雷电的时候,原本在空中是一道道蓝白色的电光竟然全部都被渲染成了墨色!随后就是一道道黑色的雷电在空中闪烁着,看着像极了死神收割灵魂的时候所降下的愤怒。

而在另一边,上官君逸也没有示弱,而是直接就与自己腰间的灵道器玉佩相缔结,一道道蓝色的鬼火在自己的身上熊熊燃烧着,并且还时不时向着自己的队友传递着鬼火之力。

“着上官君逸的鬼火也可以和那个叶驰浩的敕水神咒一样传递给自己的队友的吗?”杨禹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零食看着台上的情景有些惊讶地问道。

“君逸的鬼火,可是辟邪之物,只要是心存善念的人,都可以控制他,只不过君逸是那个可以将鬼火传递出去的母体,是那辟邪圣火的主人。”在我们后面坐着的面纱女人说道。

随后我们又看向了台上的战斗,在地上的上官君逸五人站成了一圈,五人的身上多多少少还都燃烧着一丝丝鬼火,“敕令!”随着上官君逸又是一声令下,围成圈的身上燃烧着幽蓝色鬼火的五人都是将手中的符箓一摇,将手上附着着的鬼火引到了自己手中的符箓之上,直到那鬼火逐渐将符箓的大半部分都覆盖住,上官君逸便率先伸出了自己的手,用自己手中的符箓同其余四人一同指向中间的符箓相抵,随后便是一道幽蓝色屏障展开,看似就是用来抵挡空中那黑雷电网所用的。

在空中的郑微泷见那上官君逸出了这么一招,也没有多余的思考,直接就将那黑雷全部都集中在了自己已经失去刀刃的刀柄之上,而站在四角的楚风、叶驰浩以及冰氏姐妹却没有因为自己身上的敕水神咒被郑微泷尽数归入自己刀刃之中而离开那战斗台的四角,而是换了一个印诀继续站在原地,似乎是想要打出下一个联合法术。

“这怎么看都是来比阵法法术的战斗啊,他们着法术对决怎么不直接在咒术考试就直接来啊。”林楚天有些纳闷地看着台上说道。

叶明看了一眼林楚天说道:“高手对决可不仅限于刀枪棍棒,这阵法的你来我往,可以说是修士之间最简单,也是最容易看出来双方差距的战斗方式,这样子的战斗方式,在这么多的世家高能面前展露,可以说是最容易让他们把自己记住的一种方法了。”

我点头说到:“他们可不像我们,他们可都是想着自己在这学校毕业之后要怎么让自己从这么多的修士之中脱颖而出,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为的可是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自己的极限,然后回到自己应该出现的地方……”

林楚天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位小兄弟说的就不对了,你来了这里不就是遇到了我和我姐了吗?我们当初的目的无非就是在这里学到一些本领附加在自己原本就有的基础上,然后出去找个世家或者是什么驱魔办凑活着过了,但是我们现在碰到了你们我可是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事情。”说着他还咧着嘴朝着我笑了笑,我还以他一个微笑,随后说道:“就冲你这句话,我把杨禹一个月份的零食都送给你了。”

杨禹听见我说的话,原本还津津有味地看着场上的交锋并且右手如流水线一般朝着自己零食袋里面工作着的手就停了下来,看着我问道:“你知道我一个月份的零食有多少吗???你就这么给他了会撑死他的。”

从他的话里面我可以听出来,他并没有不想要把自己零食一个人霸占着的意思,只是想要挽留一下自己的零食。

林楚天和我相视一笑,随后说道:“得了吧,我拿了他的零食,我可能就会胖成邵潼了。”

这时坐在前排的李源扭过头来说道:“其实邵潼还挺不错的,还有啊,阿亓,你们聊什么人生大事呢?聊这种东西都不叫上我的,你够意思吗?”说着他还把身体凑了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腿,但出于小怡还在我的怀里睡觉,他也没有拍地多用力。

“因为我知道不管我死不死你都会跑过来帮我啊,这我还要和你说吗??”我说着还摸了一下在我怀里微睁着眼睛看着我的小怡的脑袋,对着她笑了笑。

“等一下等一下!别聊了!快看台上!”还没等我们继续说下去,我们五人带着我怀中的小怡,总共六道视线十二只眼睛全部都看向了台上。

“黑色的……长龙?!”我有些惊愕地看着战斗台的空中说道,在战斗台的上空漂浮着的,是一条漆黑如墨,头上长着一对牛角,蜿蜒扭动着的长龙。

“这不是真龙,这是龙之九子的第一子……囚牛……”叶明同样是目光呆滞地看着战斗台上的情景,在战斗台上,战斗台四角的郑微泷方的四人都已经倒下,如果仔细看的话,是可以看到正立于那由漆黑囚牛头顶的正吹着束龙笛的郑微泷。

而在地上依然被那鬼火包裹着的五人却还是如原先的样子一样被幽蓝色鬼火包裹着,但五人却是被那漆黑囚牛的庞大身躯笼罩着,五人除了上官君逸还站在地上,另外四人都已经坐在了地上。

“叶家小子,说这是囚牛其实也不为过,毕竟这可是擒龙世家之首的长子所召唤出来的,但这却是由那另外四人的阴力以及自己的一丝魂魄和神识合成的,虽然样貌像极了囚牛,但你又从哪里感受得到这龙身上又半点囚牛的压迫感了?”在我们身后的面纱女人说道。

“开什么玩笑,那四人都已经因为那囚牛的威压倒地了,你还说这囚牛是假的?”杨禹扭过头看了一眼面纱女人说道。

那面纱女人只是一笑,便伸出了自己的纤细玉指向前指了指说道:“你仔细看看那郑微泷手中拿着的是什么。”杨禹顺着那面纱女人指的方向看去,手还比作了两个桶的形状做了一个“望远镜”看向了那“囚牛”头上站着的郑微泷。

杨禹看着那郑微泷喃喃道:“我说一直都哪来的笛声呢,原来是这小子吹的……”“那这群人应该是被这束龙笛所致幻导致恐惧的……也就是说在他们的眼里,那漆黑的‘囚牛’已经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怪物了……”我说道。

“那倒不只是束龙笛的致幻效果,如果这我小侄子这边的五人还是正常状态的,即便是使出了全部实力,也不是这假囚牛的对手,再怎么说,这假囚牛,可是被加持了敕水神咒以及那两个小雪**力的,就凭他们现在的实力,还远不是郑微泷他们的对手。”

“不过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要用这术法和他们打?这不是杀鸡还用了牛刀了吗?”杨禹说道。

“我也觉得有那么点小题大做的意思,这双方的实力差实在是太大了。”林楚天接过话说道。

而在赛场上,上官君逸身边的幽蓝色屏障已经因为自己身边的四个队友倒下而破碎了,上官君逸咬着牙,随后便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在众人有些惊愕的衍生下伸出了另一只手的食指指着天上的那蜿蜒囚牛吼道:“郑微泷!我叫你不得好死!”

随着他的吼声落下,那上官君逸便用自己已经流出鲜血的手指在空中不断地挥动着,随后便在空中画出了一道道符箓纹路。

“破!”一个咒诀掐出!原本还在上官君逸面前漂浮着的血液符箓突然在空中爆裂了开来,化作了一根根血针,并且还不断地朝着那一个个倒在地上的上官君逸方的队友们刺去!

“都给我起!”上官君逸双手合十,原本覆盖在自己身上的幽蓝色鬼火在他双手合十的一瞬间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片雾状的血色笼罩在他的身边,而在他身后的那几个已经倒下的学生也是站起了身来,双目无神地照着上官君逸的动作做着。

“把你们的阴力!全部汇聚过来!”此话一出,上官君逸腰间的那块玉佩的光芒猛然大作,随后那玉佩便从他的腰间飞出,就像是有着无尽的引力一般将他上官君逸身后四人的阴力全部都朝着那玉佩的方向飞去!

“你们有没有觉得……现在的场景很眼熟……”我喃喃道。

而在另一边,陈锋和陈星都停下了自己吃棒棒糖的动作,都是握紧了拳头看着那上官君逸的方向。

“哥……这不是那上官涂宇的招式吗?”陈星有些惊愕地看着台上不断吸食着那其余四人阴力的上官君逸说道。

“没错……这看起来就像……像是那预世罗盘的力量!”陈锋咬碎了口中的棒棒糖说道

他们对着力量可是清楚的很,俗话可摆在那里呢,百闻不如一见,他们两兄弟可是实实在在了解到了那预世罗盘加持在修士身上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他们可是在上官涂宇的剑下吃了大亏了的。

“这是预世灵玉,同你家那块罗盘,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在我们身后的面纱女人说道。

我看着台上的那上官君逸,脑中挥之不去的还是身上缠着绷带的在三途门前袭击我们的叶枫。

“阿亓……”李源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力量,是什么邪术吗?”

我说道:“那得看这份力量是谁的……”

“着孩子的正义感很强,只是好胜心也重,我也不知道着预世灵玉做了他的灵道器,究竟是不是个好事……”在我们身后的面纱女人结果了身边壮汉递来的茶喝了一口说道。

“你们家的事情,还用得着分别是非吗?”叶明瞥了一眼身后的面纱女人,随后继续看着台上的状况。

“呵呵,叶家小子,你可别忘了,当年事变的,可不止我们上官家的人,你的亲叔叔,可还是领头出来的呢。”说着那面纱女人便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茶杯,不再理会我们的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