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抹药膏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桐棠 3891 2020-09-09 16:15

  小天狼星和斯内普在听到艾伦这句话后,随即就仿若对方是瘟疫一般,都开始试图远离对方向后退去,只是因为两人上半身和大腿都被魔杖变化的毒蛇纠缠得紧紧的,彼此嫌恶的他们不得已只能以一种很淑女的步伐,只小幅度地迈开自己小腿,扭着小碎步后退。

  “艾伦,别胡说,谁会喜欢一个油腻腻的鼻涕精。”小天狼星气呼呼地叫道,斯内普也对艾伦怒目而视。

  “我要扣你俩工资!”虽然校长办公室因为要招待学生进出问题,艾伦并没有放什么真正有价值的魔法奇物,但他还是为自己的装饰品很是心疼,似乎还觉得有些不解气,他的手指在校长桌上扣了两下,“此外,我还要因此要给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各扣五十分!”

  “我毕业了!”小天狼星的双手还在掐着蛇头,奋力躲避毒蛇的攻击,闻言大声地反驳道,“我毕业了!”

  “这不符合你自己给我们发布的学校校规。”斯内普用逼人的目光迅速瞥了艾伦一眼,双唇紧闭的他明显不满,他因为艾伦的新制度而不能像以前那样肆意给其他三个学院扣分了。

  “我花了一个暑假慢慢布置!”艾伦扬高了声音,“我知道这不符合霍格沃茨校规,但我要我利用校长的权限给你们惩罚!”他扬了扬下巴,甚至还有些带着嫉妒的不满,“我听说你们两个在凤凰社时都能够和平相处,怎么在我这见面就忍不住?因为我不是邓布利多吗?,你们觉得我年纪轻好欺负?”

  艾伦孩子气的抱怨让因为仇恨而头脑发热的他们似乎恢复了理智,艾伦又埋怨几句才招手,那两条毒蛇最后不甘心地对着他们咆哮了一声,松开了两人,缩了回去变回了金属魔杖形态。

  而猝不及防之下没有了对抗的力量,小天狼星和斯内普的身形猛地前倾,向前走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不过让艾伦意外的是,斯内普的黑色裤子因为他的手没向之前那样叉在腰上,蹭地从腿上滑落,在他的脚腕处堆做一团。

  小天狼星的爆笑声瞬间响起,斯内普铁青着脸将自己的黑裤子提起来。

  “哈里斯校长,我无法忍受和这种下三滥、卑鄙无耻的人呆在一个房间。”斯内普似乎真的愤怒了,他长长的鼻翼掀动着板着脸,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阴冷,说着,他就要走出房间。

  “抱歉,请稍等…”回过神来艾伦站起身瞪了小天狼星一眼,绕过宽大的校长桌,在用手虚抚把他腰部上附着的黑魔法能量,斯内普裤随即就自动就修复好,裤带自动扣到了一起。

  知道招惹到对方逆鳞和痛苦回忆的艾伦也没办法再维持自己的怒气,他语气里充满了歉意:“抱歉,西弗勒斯,不过你不是有正事找我?让我们先谈吧。”

  “等这只蠢狗回洞了,我再过来和你交谈。”斯内普此时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他瞥向小天狼星的目光带着极度的憎恨,“我可以顺道为你带一杯镇定剂过来,这对那些受到不.良影响而头脑混乱的人来说确实是一剂非常好的药物。”

  “艾伦,让这个鼻涕精先离开吧,不要让他在这里碍事。”想到自己的来意,小天狼星克制住自己的脾气只是稍微回怼了一句,但却赞成对方的提议。

  而苍白的皮肤下,艾伦的浅蓝色眼睛看向小天狼星,沉默不语的他看得小天狼星只觉得心头有些发毛,他没发现对方启动了预言眼能力,但让他产生了一种仿佛被艾伦看穿了的感觉,他不自然地偏过头去。

  而艾伦嘴角勾了勾,又将目光对准了斯内普那张镶在油油的黑发帘下十分阴郁的脸。斯内普眼珠微微动了动,随即本就因常年呆在地下室而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煞白了,惊讶让他一时险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他没有挪开目光,压抑住自己大脑中的某些情感和记忆,那双冷漠、空洞,就像是两条漆黑隧道的眼睛没有任何退缩地和艾伦对视。

  比起和小天狼星对视的时间,在斯内普这边要更久一些后,艾伦才转移目光。

  “好吧,你们关于对哈利的情报我知道了…”艾伦坐回到校长桌后的宽大椅子上,他语气平静地主动说道。

  小天狼星惊讶地挑眉:“这也能占卜出来?你没发动预言眼啊?”

  “你能突破我的大脑封闭术了?”斯内普定定地站在原地,心神不定晃了晃头,乌黑纷乱的头发在脑袋周围飘舞,“拉文克劳女士教你的?”

  “噗…鼻涕精,你要是知道拉文克劳女士就是…”小天狼星看到自己最厌烦的鼻涕精油腻腻的脸上露出这样小心谨慎的虔诚模样,他觉得非常好笑,张口就想嘲讽,但是看到艾伦平静地瞪了自己一眼,只能有些不情愿的改口,“艾伦这个迷人精让拉文克劳教他点什么你还觉得奇怪?”

  艾伦伸出手指,指了指那些摆在细长腿桌子上玻璃水箱中,在绿色液体中浮浮沉沉的那些白色大脑,“不过别忘记我还是一名神秘事物司的缄默人,这是从这些东西身上学到的能力,我想你刚就接触过它们了…好吧,看来它们的思维触手没碰到你了?”说着艾伦看到了斯内普的紧张补充道,“罗伊纳的确给我了一些指引,不让一般的缄默人我想还是和以前一样,并不会从这些东西上研究出什么能力的。”

  斯内普僵硬的肩膀这才稍稍放松了下来,开始为自己被揍出淤血的眼眶施展愈合如初――既然没有女神的帮助其他常年研究这些魔法神秘力量的缄默人都没什么进展,那么黑魔王自然是没有办法也没时间潜入到哪国到神秘事务司去长时间就为钻研揣摩这些手段的。

  “当然碰到我了,还有些疼…”小天狼星忽地反应过来似得皱起眉头不解地扫向斯内普,“等等,艾伦,这鼻涕精也是为了哈利过来找你?”

  “蠢货!思想几乎会比其他任何东西留下更深的印迹!你们格兰芬多的痛觉都这么迟钝的吗?!”艾伦抓起自己长桌上的不利博士遗忘药膏丢给了小天狼星,“自己快抹上!!!”

  “那是你们拉文克劳小怂鹰太过于怕疼了,要换赫奇帕奇甚至这条毒蛇学院的都…嘶!”小天狼西说了一半就开始当众脱衣服抹药膏,但药膏抹上去后他的注意力放在上面后,表情就看起来没那么英勇了。

  “西弗勒斯…你刚说的镇定剂你等会完事后劳烦给我弄一杯…我脑壳痛。”艾伦看着自己学校的魔药课教授,“现在,西弗勒斯你知道的,预言、占卜和摄神取念这样的方式短时间内都不能够将事情了解得太全面…”

  “我先说吧..我可以边抹边说!”小天狼星拉开了艾伦校长长桌对面的椅子坐上去再给自己抹,犹豫地瞥了一眼斯内普,谨慎了措辞:“艾伦,哈利中午来信告诉我,詹姆留给他的隐形衣在霍格沃茨不见了,另外,他有些头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当初答应过我会帮我解决的那件事要加快了…”

  另一把椅子在艾伦的指挥下飞到了校长桌前面,不过和小天狼星隔出了一段距离,艾伦对斯内普做出了邀请入座的手势,这才小天狼星说道:“西弗勒斯他今天到这里来找我的目的,也是试图让我帮忙解决哈利波特的头疼问题…小天狼星你该教教哈利在谈论比较私密事情的时候,光让自己的嘴靠近别人耳朵但不小声说是保密不了的….”

  “只是邓布利多嘱托我保他平安,仅此而已。”斯内普对着小天狼星傲慢地让下巴微微抬起,“这个自大的小子和他的父亲一样让人生厌…”

  “哼,还是邓布利多考虑得周…”小天狼星诧异地瞪着那张让自己恶心的面孔,忽地顿住,“嗯?不对!我都是背着邓布利多…他更不同意让你这么做…你是!”愤怒就像毒液一样冲击着小天狼星的血管,但想到支撑对方坚持背后的意义,又让他有些无法坦然宣泄情绪,只能讽刺道,“恶心的鼻涕精,你早该对莉莉死心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